南宋亡国幼主赵顯的结局有多悲凉?迁上都,削发为僧,流放吐蕃

时间:2020-11-20 06:53:12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作者:陈二虎

一、临安降幡怨女人

至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正月,南宋京城没有一点过年的气息,反而临安上空笼罩着不祥的阴云。

金戈铁马的元朝三路大军在临安城外会师,旌旗招展,金鼓大振。

临朝称制的太皇太后谢氏在外无救兵,求和无望的情况下,痛苦地选择了投降。

在定下投降后,丞相陈宜中秘密说动杨太妃,偷偷带着她所生的两个儿子逃出临安(宋幼帝赵顯封庶兄赵昰为益王,判福州,福建安抚大使;封庶弟赵昺为广王,判泉州),杨宜中以保护“二王”为名也潜逃出京城,也有人认为此举是文天祥畅议,以留赵宋之根苗。

正月十七日,元军统帅伯颜派忒木台等八人率甲士三百入城,谢太后请求解下兵器,在内殿接见了他们,约定次日奉宝乞降。

正月十八日,宋幼帝赵顯和太皇太后谢氏派遣临安知府贾余庆、保康军承宣使赵尹甫、和州防御使赵吉甫奉传国玉玺及降表诣临安城外皋亭山伯颜大帐。

南宋遗民汪元量诗曰:

乱点连声杀六更,荧荧庭燎待天明。

侍臣已写归降表,臣妾签名谢道清。

由于南宋是谢太后称制,所以降书是由谢太后签名,这谢太后叫谢道清。

二月五日,宋主赵顯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到祥曦殿,面北望阙,上表拜伏,乞为藩服。

谢太后派大臣吴坚、贾余庆、谢堂等人为祈请使,赴元京城请求忽必烈能在投降后保留宋朝的国号与宗社(思量那些拿着宋朝俸禄的男人,此时都成了缩头乌龟,把南宋亡国归罪于谢太后)。

二、丞相催人急放舟

三月十二日,这是一个悲凉的日子,乍暖还寒的春天,风是从南来还是北来,叩问江南,载不动多少愁?

宋主赵顯和其母后全太后及其宫人,被押解北上,赴上都朝觐。太皇太后谢氏因病暂留临安(五月也被迫赴大都)。

与此同时,南宋的衮冕、圭璧、乐器、祭器、车辂辇乘、宗正谱牒、秘书省图书以及财宝,伯颜一一造册登记,集中收缴,运往京城。

谢太后还被迫颁布手诏,命令江南州郡归降。

三月十三日,赵顯与全太后等沿运河北上,随从北上的有隆国夫人黄氏、福王赵与芮(据说当时有降元的宋将对伯颜进言:“福王赵与芮是宋理宗亲弟,宋度宗生父,福王家多子侄,大宋根本犹在”,于是,福王一家全部被迫北上)、沂王赵乃猷、驸马杨镇等数千人。

当赵顯一行到达瓜州(今江苏扬州)时,宋将李庭芝、姜才率军准备夺回两宫(幼主赵顯与全太后),由于元军早有防备,没有得手。

汪元量是宫庭乐师,也在北上之列,他赋诗述宋君臣被掳北上的凄惨景象:

谢了天恩出国门,驾前喝道上将军。

白旄黄钺分行立,一点猩红是幼君。

丞相催人急放舟,舟中儿女泪交流。

淮南渐远波声小,犹见扬州望火楼。

闰三月二十四日,赵顯与全太后一行在伯颜的监护下到达大都。

入城之日,伯颜打起了书有“天下太平”的大旗,大都官员派出“绯绿妓乐,神鬼清乐,戴珠翠,衣销金,乘马旌队,鍂刀金鼓”予以迎接。

先期到达大都的宋祈请使吴坚、家铉翁等人出城门五里许迎谒。

家铉翁拜伏于地,痛哭流涕,看来男人们的膝盖都是软的,只有拜伏,只有流涕呀。

三、削发为僧的宋幼帝

四月二十八日,赵顯与全太后抵达上都,等候忽必烈接见。

五月初一,赵顯与全太后等人按照元枢密使的安排,随同伯颜等朝廷大臣出城祭祀太庙,向祖宗、天地祖祇报告平定南宋,混一南北的喜讯(恰的是,这一天益王赵昰在福州被立为皇帝)。

清晨,全太后、赵顯、福王赵与芮、隆国夫人等在前,吴坚、谢堂、家铉翁等人在后,出上都西门五里许,面对象征黄家家族太庙的紫锦罘思(城角之屏)向北两拜,全太后以及其他女性则长脆。福王等人又依照南宋祭太庙的仪式跪拜行礼。

五月初二,赵顯、全太后等人前往朝见元世祖忽必烈。吴坚、谢堂等臣僚事先铺设金银玉帛百余桌于上都大殿前,作为全太后、赵顯的觐见之礼。

忽必烈御大安阁,与皇后察必并坐在宝座上,诸王列坐于两侧,接见了全太后一行。

朝觐之前,忽必烈降旨:不要改变服色,只依宋朝甚好。

全太后与赵顯等人遵旨而行,各着宋朝的朝服冠冕,福王与宰执大臣腰金服紫,属官依品阶服绯绿,各依次序站立,分班向忽必烈皇帝与察必皇后行朝拜大礼。

忽必烈如此安排,自然让赵顯君臣内心好受一点,也体现了忽必烈君临华夏与南宋覆亡的全部涵义。

忽必烈封授赵顯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大司徒、瀛国公;福王赵与芮平原郡公(后来抵达的太皇太后谢氏也被封为寿春郡夫人),随后又封赏平宋功臣。

朝觐结束后,忽必烈大设御宴,招待全太后、赵顯、福王等人。

汪元量有诗曰:

皇帝初开第一筵,天颜问劳思绵绵。

大元皇后同茶饭,宴罢归来月满天。

可以说,宋幼主赵顯一行刚到达上都,忽必烈对他们十分厚待,忽必烈经常有赏赐,皇太子也款待,察必皇后十分同情与怜悯他们的遭遇,经常探视,寻问衣食住行。

清人赵翼在其《廿二史劄记》中说:元世祖忽必烈待亡宋太后幼帝甚为优待。比起金朝强徙宋徽宗、宋钦宗及宗室三千余人于上京,仅赐田十五顷,令耕种自食,后又杀赵宋男子一百三十余口好上很多。

后来发生王著杀死权臣左丞相阿合马的事件,随后中山府发生了有人欲入大都劫持赵顯的暴乱,让忽必烈对北上宋宗室采取严格的防范,赵顯被迁离大都,迁到上都,后削发为僧,到了吐蕃,吐蕃人尊称其为“蛮子合尊”,最后被元英宗硕德八剌处死(谢太后在大都度过七年去世;全太后削发为尼,至元末死于正智寺),时年52岁。

赵顯曾有诗曰:

寄语林和靖,梅花几度开?

黄金台下客,应是不归来!

读史沉思,所有的曾经都化为岁月的一缕尘烟。

朝代的更替,兴起与消亡有着深刻的内涵,今人不知古时月,空怀悲凉怨时空。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历史上有一个有趣的人叫自当:撂挑子、怼上司的元朝官场另类

 抄检大观园时候,黛玉为何那么淡定?因为我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