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疆域的最北界层到哪里?你可能不会想到

时间:2020-09-20 10:25:1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一提到南宋,更多的人最先想到的可能是其朝廷“偏安江南”。的确,相比于汉、唐、明等朝代的鼎盛时期,南宋也只有经济文化的繁荣可与之相较,无论是军事实力还是政治地位,南宋都无法与上述的大一统王朝相提并论。

就南宋“偏安江南”来说,为大多数人所熟知的南宋与金朝对峙的界线是“淮水—大散关”一线。该疆界划分是由公元1141年宋金双方所达成的《绍兴和议》规定的,从这一年起宋金疆界完全确定,尽管此后宋金双方在边境地区多次发生军事冲突(如1162年的完颜亮南征、1162-1164年的隆兴北伐、1206年的韩侂胄北伐),但“淮水—大散关”一线仍然是宋金长期对峙的基本界线,该界线也被收录于历史教材中,从而广为人知。

南宋、金、西夏对峙图(注意淮水与大散关的位置)

实际上,在南宋末期,其疆域曾有过剧烈变化,其中最北界一度扩张至今河北沧州地区。个人认为,这一点可以算是南宋的一块冷知识了。虽然最北界只维持了数月时间,但在南宋末期出现了这种疆域变化,不得不令人发出回光返照一般的感叹。

高德地图中沧州(北)和淮河南岸的蚌埠(南)大致距离(图中两个星形标记分别为沧州和蚌埠)

要想了解南宋这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首先要知道这个时期的大致情况:公元1141年《绍兴和议》后南宋向金朝称臣,并许以岁币及贸易优惠,即使双方后来在边境一线常有战事,但和议总体还是开启了宋金双方长久的和平时期。

均势的打破在1206年,这一年铁木真(即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各部,并在此后开始了对外扩张的步伐。强大的蒙古军队连续攻灭高昌回鹘、西辽、花剌子模、罗斯诸公国等,横扫中亚、西亚、东欧的广大地区。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在征讨西夏国的途中病逝,当年蒙古军队一举灭亡西夏。至1234年,蒙宋联军灭亡了金朝。此后,在整个东方战场上,南宋政权成为了唯一蒙古统一的唯一阻碍。

公元1234年宋蒙联合灭金后形势图(蔡州之战为金朝最后一战)

蒙宋双方围绕川蜀、襄樊、江淮等战区进行了四十多年的战争。南宋其实并不是一直处于消极防守的态势,其间涌现出像吕文德、曹友闻、孟拱、余阶、王坚、吕文焕、夏贵等一大批名将,而南宋方面跨度最大的一次反攻,就发生在公元1262年,而这一年的核心事件便是“李璮之乱”。

李璮,何许人也?李全之子。李全又是谁呢?李全是金朝末年活跃于山东地区的地方武装集团首领,起兵之初算是叛金附宋的“义军”,但李全在势力扩张之后企图自立,再次叛宋,受领金朝的爵位和官职,后又在蒙古、金、南宋之间反复无常,于公元1231年兵败身死。后李璮带领旧部回任益都行省(益都,即今山东青州一带,益都行省为金朝官职),金朝灭亡后李璮作为归降蒙古的汉将而继续任职于山东,相当于蒙古汗国治下的山东诸侯。

益都即今山东青州

李璮并不满足委身受命于蒙古人,私下常暗存粮草辎重、修筑城墙,拥兵自重,还在1259年私自南下攻宋,并占领涟水一带的多座城池,李璮的叛意正一步步暴露出来。

公元1259年8月11日,在四川合州钓鱼城下被宋军重伤的蒙古大汗蒙哥在撤退途中因伤势过重,一命呜呼。蒙古帝国因此由对外扩张迅速回归到内部纷争,次年,忽必烈在湖北鄂州即蒙古大汗位,阿里不哥为争大汗之位,起兵造反,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在北方草原展开了汗位争夺战。双方集中了蒙古主力军队进行会战,因而华北地区呈现出难得一见的“真空地带”。为了保证夺位顺利,稳住后方,忽必烈任命山东的李璮为江淮大都督。但令忽必烈没有想到的是,公元1262年正月,作为质子的李璮的儿子从燕京成功逃出,当年2月,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李璮终于还是起兵反叛了。

1262年李璮叛乱形势

李璮趁忽必烈主力集中于漠北对战阿里不哥,将涟海城等三座城池献与南宋,起兵5万叛蒙,并与南宋朝廷暗自约定北伐。李璮起兵数日后便重新攻克益都,2月26日李璮所率主力已攻占济南城。为了配合李璮北伐,南宋同时发动三路军队北伐,西路宋军趁势北渡淮河,攻击新蔡(今河南新蔡县);中路宋军出临沂,转而西进,于2月底攻占滕州(今山东滕县);东路宋军由青阳梦炎统领,掩护李璮的侧翼而北上。此时,山东大部地区已被宋军收复。李璮同时发布檄文,希望取得华北各地汉族世族及军队的配合,但几乎无人响应。

听闻李璮会同宋军北犯,忽必烈大吃一惊,但他迅速回过神来,当即调遣阿术、哈必赤、史天泽、张弘略等将领指挥华北各部共计十七路蒙古军和汉军围剿李璮。南宋朝廷册封李璮为齐郡王,但并未对身在济南的李璮提供直接援兵,李璮在济南吸引了大批蒙汉联军主力的围攻,3月初李璮率军出城决战,在城西遭到阿术等军队的伏击,李璮军伤亡数千人并败退回济南城中。在没有宋军直接驰援的情况下,由于李璮没有选择及时撤离,而是决定固守济南,蒙古军队抓住机会迅速穿插,于3月中旬将济南城中李璮的主力完全包围。

而在淮河流域,南宋朝廷再度派遣两路宋军向北攻击,一路由淮安出发,北渡涟水,于4月11日开始攻击邳州、徐州,一路击溃守城蒙古军队;另一路由名将夏贵率领,于4月18日起,溯涡河而上,并于5月13日攻占蕲县,攻杀了大批蒙古军及将领,夏贵乘胜西进,不久后攻陷淮北重镇亳州。

目光转回北方,2月26日李璮攻占济南后,掩护其侧翼的青阳梦炎率宋军继续向北进攻,于5月初占领惠民、利津一线,5月底兵临沧州城下,6月1 日宋军开始猛攻沧州城。至此,宋军势力已拓展到自靖康之变(公元1127年金军南下攻占汴梁,俘虏宋徽宗及钦宗二帝北还,北宋灭亡,称“靖康之变”)后的最北界。

常言道“盛极必衰”,随着青阳梦炎在沧州城下受挫,宋军的攻势也日渐衰颓,淮北各地蒙军也重整而来,中路宋军被迫放弃徐州向东南的洪泽湖一带撤退;夏贵进攻受阻,侧翼徐州方面的友军又已败退,不得已引军退回亳州坚守;青阳梦炎进攻沧州受阻,无法前进,宋廷命令其南下驰援被重重包围的李璮,而青阳梦炎因本部伤亡而惧怕同蒙军交战,为保存实力,其率部绕过济南,经由益都路向南撤退。然而《至顺镇江志·卷十九·人材》中载:“时李璮以淮北地归宋,封齐郡王。梦炎以才选,奉使命将至,则璮兵已败。冒锋镝,致使命面还。”青阳梦炎的退兵路线与该卷志所载动机相矛盾,所以真正的退兵原因也难以为人知晓。

李璮彻底失去了最后的援兵,他率军坚守至7月,粮草耗尽,大批士兵出城叛逃,济南城已接近崩溃。最终蒙军攻破城池,李璮欲投大明湖自杀未遂,被蒙军俘虏并斩杀。至此,“李璮之乱”被彻底平定。宋军收复的山东及河北各地再度落入蒙古军队之手。

在南边,张弘略指挥蒙汉军由太康、鹿邑一带向夏贵发起反攻,率水路军顺涡河而下,抢先一步抵达涡河与淮河的河口,夏贵为防止被合围,率军南撤回蕲县固防,又遭到张弘略部的猛攻,夏贵被迫放弃蕲县、宿州、符离,一路退回盱眙。

回头来看李璮与南宋的这次“合作”,有几点值得寻味的地方。

① 南宋军队的作战能力非但不是大多数人所认知的“弱”,而且是可圈可点的。在面对强大的蒙古军队,在前期能有如此巨大的推进和战果,是很不容易的,虽然说前期可能存在蒙古军队主力没有完全集中等因素,让宋军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南宋军队也绝不是传统意义上所认为的“不堪一击”。

② 关于李璮,笔者认为他是明显的心比天高,但力不从心。他有称霸的心思,但却没有对全局战略进行理性的分析:首先,李璮起兵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华北各地汉族军队及世家大族的响应,但这一点在他起兵之初就是完全不存在的;其次,在济南城外先败一阵后,李璮选择固守济南的最重要因素应该是确定以及肯定南宋军队会来驰援他,但很明显,他被宋军在各地暂时的胜利蒙蔽了双眼,以至于最终被重重包围。基于以上两点,李璮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处于孤立地位,焉能不败?

南宋朝廷的内斗以及最高决策层的懦弱极大影响前线将领的军事指挥。其中文官集团以宰相贾似道为主,武将集团以吕文德为主,党争激烈,排挤人才,干预前线指挥。即使是后来南宋形势最为严峻的时候,南宋朝堂内部仍然内斗不止,如此昏庸无道,南宋岂能不亡?可怜的只是爱国志士与百姓而已。(说来也巧,党争和干预指挥这几点蒋介石倒是学得十分到位。)

“李璮之乱”后,南宋朝廷内部党争加剧,直到南宋崖山亡国,南宋军队再也没有发动过如此成功的攻击。可以说这次宋蒙双方的“中原大战”,是南宋在对抗蒙古的一次回光返照。

公元1279年南宋崖山亡国

“李璮之乱”历时5个多月,蒙宋双方又回到了开战前的态势。5个多月的混战,使得本就破败的华北中原各地更加生灵涂炭,残破不堪。忽必烈返回燕京后,着手削减汉人文武大臣的权力,并大量提拔、引进色目人(色目人即是元朝统治阶层对中亚、西亚、欧洲等西方各民族的统称),用以牵制汉人集团。元朝建立后忽必烈奉行的四等级制(一等蒙古人,二等色目人,三等中原汉人,四等南人)也是从此时有了雏形。我们所熟知的马可·波罗是意大利人,他曾得到忽必烈的赏识,游历中原各地,并曾任地方官职,在元朝统治阶层看来,马可·波罗便是色目人。可以说“李璮之乱”是中原汉人在元朝地位降低的直接原因。

影视剧中的马可·波罗

同样是这个原因,让忽必烈对“行汉法,用汉人”的方针第一次有了极大的怀疑,这一点是终结元朝行“汉化之路”的关键点,也为元朝的迅速灭亡埋下了伏笔。

部分图片资料来源:史图馆、B站 信息素的信息

码字不易,希望喜欢的朋友点赞+评论+收藏+转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