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的热血皇帝宋哲宗,给大宋出一口恶气

时间:2020-01-02 03:39:40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在金庸先生的名著《天龙八部》中,不但有“北乔峰南慕容”的武侠传奇,在小说的收官环节,老先生特意对当时的历史环境进行了点睛:

他(宋哲宗赵煦)转过身来走到窗边,只见北斗七星闪耀天空,他眼光顺着斗杓,凝视北极星,喃喃说道:“我大宋兵精粮足,人丁众多,何惧契丹?他便不南下,我倒要北上去和他较量一番呢!”

而这番对话后,大宋太皇太后高滔滔终于在不安与惊恐之中,与世长辞。

小说充满了对高滔滔的同情,也对赵煦的外强中干进行了嘲讽,老先生认为宋哲宗只是一个空有热血,却缺乏远略的愣头青,并不具备英明神武的实力,而这导致了后来北宋灭国的悲剧。

少年时代,每当读这一段,笔者经常为“女中尧舜”高滔滔的死不瞑目而哀叹,直到翻开史册,仔细审视这段历史,才令人狂拍大腿:宋哲宗——是个爷们,牛!


一、元祐绥靖

得益于宋神宗末年的“识人之明”和“用人之妙”,宋帝国在西北战场上,打了灵州、永乐两场“漂亮的败仗”,移交给哲宗朝一个烂摊子。

对于收拾这种烂摊子,在范纯仁、司马光等保守派的“建议”下,神宗的母亲高滔滔,充分发扬了“勤俭持家”的乡村风格——息事宁人、土地换和平,于是神宗时期对西夏拓取的战略要地浮图、安疆、葭芦、定远四寨拱手送给了西夏。


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恢复千里疆土,这对西夏来说绝对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奖励,于是被喂饱了的野兽重新磨刀霍霍。如果不是有名将曲珍、赵卨等人的拼命抵御,大宋的西北边疆早已是一团乱麻。而高太后和司马光等人却认为“边境摩擦不断”是我军不够友好造成的,告诫宋军,必须对“友军”时刻保持微笑,确保“友好”到西夏人舍不得打的程度。

这种国策之下,西夏士兵的日子简直逍遥赛神仙,每天做梦都能甜醒。或许这个“女中尧舜”的名号就是这么诞生的。

至于对内,高滔滔对新党新政进行了彻底的清算,什么青苗法、保马法、免役法统统作废……此外更是把大宋朝堂变成了高滔滔撒泼打滚的一言堂。

待到高老太终于和这个世界含泪作别,“女中尧舜”反复折腾下的宋帝国,不但国际地位创造了历史新低,而且基本掏空了国家财政,大宋帝国风雨飘摇。

而这一切,9岁即位的宋哲宗——都看在眼里。

绥靖、压制、柔顺这样的熏陶教化之下,8年的时间,会教导出怎样的皇帝呢?

很大概率是制造出另外一个绥靖分子,可是中国历史就是有点“反常”:强势的皇帝经常制造文弱的下一代,而文弱的环境却反而可疑催生出强势的一代。

大宋帝国很幸运,这条规律在宋哲宗身上“应验”了。9岁即位的宋哲宗是大宋三百多年历史上最大的异数,他的冷静、早熟、沉着、隐忍、聪明都达到了极致:

元祐元年,辽国前来为神宗皇帝致哀,首相蔡确怕小皇帝没见过彪悍的异族人,被吓到,反复向哲宗讲解辽国人的服饰、外貌、性格。说了老半天,哲宗皇帝随口问了句:这个辽国人也是人吧?是人,有啥好怕的?哲宗皇帝打小就不是吓大的!

而在被高滔滔严格控制和架空的8年里,哲宗皇帝时刻隐忍,对大事,几乎不发表任何意见,任由旧党破坏国家,毁灭变法,糟践国力,推行所谓的“元祐更化”,他始终表现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这表现,想废立都找不到理由啊!

二、怒怼旧党

元祐8年,17岁的宋哲宗望着北天的星斗,终于握紧了手中的权力,他亲政的第一件事就是重启新法!

面对宋哲宗想要变天的举动,旧党立刻作势反扑:

第一个跳出来的是苏辙:皇帝,这8年来,你和高老太一直做的很好,咱们国家也过得很好,你不要随便更改自己的主张。当年汉武帝折腾来折腾去,弄得民不聊生、国家疲惫……到汉昭帝时期废止苛政,才使得国家恢复元气……

看着这样的奏章,少年天子开启了怒怼模式:苏辙,你认为汉武帝是好皇帝还是坏皇帝?

苏辙:英明神武、开疆拓土,是好皇帝。

宋哲宗:穷兵黩武、下罪己诏也是好皇帝?(言下之意,你这是在公然映射先帝宋神宗吗?)

辩才无碍的苏辙彻底愣了,自动辞职。

全体保守派也都愣了:少年天子装孙子8年,一旦掌权就病猫变老虎!

哲宗皇帝真的认为父亲穷兵黩武吗?不,正好相反,他要沿着神宗皇帝富国强兵的道路,高歌猛进!他要除旧布新,再造一个强大的大宋!

三、重启新政,重振军威

8年来的冷眼旁观、认真思考,宋帝国的羸弱现状根本不符合少年天子的预期。宋朝最热血的皇帝横空出世:

对内,少年天子将章惇、曾布、张商英等一众新党从四面八方全部吸了回来,重启新政,王安石的新法全面恢复!但是比起当年来,他比父亲更加理性,更加的雷霆万钧!

对外,则召回名将章楶重新主持西北军务!他憋了8年的大招,等待的就是踏平蛮夷,再造大宋!


一方面重启河湟之役,收取青唐地区;另一面发动洪德城、平夏城之战,重创西夏主力,几十万颗西夏士兵的头颅和梁太后美丽的头颅,都成了这场战事的祭品,蛮横奸诈的西夏人摁在地上摩擦得几乎断气,旧党割让过的土地尽数收回。作乱西北一百多年的西夏,第一次在大宋的军威面前瑟瑟发抖!

对比前几年的奴颜婢膝换和平,西北战事证明:金戈铁马打出来的胜利,才是赫赫国威,才有永久和平!

四、慧极不寿

一个焕发新生的大宋巍巍屹立,一个强大的大宋冉冉升起!

有那么一瞬间,这段宋史令我们好像回到了热血的汉唐时代。神宗、王安石、王韶的终极梦想已经看到了曙光,但是,就在一切在好转的时候,年仅24岁的哲宗却突然暴病而亡!仅仅亲政7年的皇帝驾崩,留给了他的弟弟宋徽宗“丰亨豫大”的丰厚家底。

这样一个英明神武、聪明睿智、铁血强腕的皇帝,本应该在青史中浓墨重彩,可是在我们的历史中,他却平淡的好像不存在一样。究其原因呢,有一个——树敌太多,得罪人太多了。哲宗的变法,是得罪了大量的后族、王族和贵族,树敌太多,甚至于他的突然暴毙,都隐约透露着诡谲、阴谋。


如果哲宗继续驾驭宋朝的大船,再给他几十年,一定可以缔造中国历史上最完美的一个时代,也根本不会有几乎导致中华民族灭种的“靖康之变”。

他死之后,北宋王朝如同过山车一般,迅速从辉煌的顶点滑落。宋哲宗的英年早逝,无疑是大宋之痛、民族之殇,或许这便是“情深必伤、慧极不寿!”他曾经创造的辉煌有多么的令人振奋激越,他的死就有多么的令人扼腕长叹!

读史至此,仰望云天,在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闪耀的帝星之中,我们似乎能隐约看到一个坚毅的少年天子,挥斥方遒、指点江山……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