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一代名妓:为了心爱之人,被朱熹虐待鞭笞、严刑逼供

时间:2019-07-31 18:47:40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不是爱风尘:南宋未年,一代名妓的凄凉命运

《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点绛唇》:“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杆,只是无情绪。 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天涯路。”

以上两首词,均为宋末一代名妓严蕊所作。一个女子,生于风雨飘摇的南宋末期,委身乐营里,却能从容超然;落入风尘中,却现拔尘脱俗。能将自已的真性情、真见识,超然于巷陌之外章台之上。她几乎把一个时代倾倒,甚至影响到整个南宋末年的朝廷。

严蕊的父亲严云卿,才学横溢,因朝廷腐败成风,被夺志向,甘做自己的一方文人之主。严家在当地仍属于上等富裕人家,严蕊是家中独女,善操琴、弈棋、歌舞、丝竹、书画,学识通晓古今,诗词语意清新,日子就在与父母赌书泼墨中度过了。

淳熙初年,岳州大灾,洞庭湖水撕裂岳州大地。以严云卿为首的十八名儒生屡屡上书并聚众府衙,要求官府开仓赈灾。一天,忽然从府衙里冲出一群如狼似虎的差役,将严云卿等儒生统统套上铁索,被诬为“与饥民勾通,违背天理”,以煽动谋反罪被杀害了。

严妻张氏悲痛欲绝,对着岳州府衙的青石廊柱一头撞死。十五岁的严蕊,突遭父母双亡,呼天抢地,也决心结束自己的生命。此刻,两个衙役把她扶起来说:“你父无视纲纪,传播危言,煽动灾民,聚众谋反,按照大宋朝律,本应满门抄斩,我家朱大人念你年轻,决定遣你到台州乐营。”

尽管她拼命反抗,甚至想结束自己短暂的生命,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活在这个不公的世界上。严蕊渐渐觉得活着比很么都重要,于是,她被两个官差押着去往台州。

在那个地方,严蕊幸得一个僻静的院落。七夕这一天,地方官府宴请宾客。身为营妓的严蕊,应召前来伴酒。豪爽之士谢元卿,当即以《七夕》为题,命她当场赋词。又提出要求,限用他的姓氏为韵。苛刻的赋词条件,令才学闻名的台州太守唐仲友也瞠目结舌。

只见严蕊抱起琵琶,轻拢慢捻,转瞬间,弹唱出《鹊桥仙》:“碧梧初坠,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 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想天上方才隔夜。”此后,唐仲友十分欣赏严蕊的才华,引为知己,常有书信往来,最后互生爱慕,定情于风景如画的天台山。

南宋孝宗淳熙九年(公元1182年),唐仲友为严蕊、王惠等四人落籍(除营妓籍)。同年,浙东常平使朱熹巡行台州,因唐仲友的永康学派反对朱熹的理学,朱熹连上六疏弹劾唐仲友,其中第三、第四状论及唐与严蕊有伤风化之罪,下令黄岩通判抓捕了严蕊,并关押在台州和绍兴。

朱熹将严蕊关在台州大牢里,施以鞭笞,逼其招供,“两月之间,一再杖,几死。”严蕊宁死不从,并道:“身为贱妓,纵与太守有滥,料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

此事朝野议论,震动孝宗,最终以“秀才争闲气”结案。于是将朱熹调任,唐仲友去职。由岳飞之子岳霖任提点刑狱,释放了严蕊。

当岳霖问其归宿时,严蕊作词《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岳霖判令严蕊从良,后被赵宋宗室纳为妾。词作多佚,仅存《如梦令》、《鹊桥仙》、《卜算子》三首。据此,改编的戏剧:《莫问奴归处》,久演不衰。

在严蕊的奇闻轶事中,从未听过她有片语自艾自悲,在她那些流传的诗词中,笔锋俯仰,卓然独立,珍持操守,文风清新。

在风雨飘摇的时代,严蕊的卓然于世,傲然于世,与某些伪君子的猥琐低下相映,刻画了一幅没落时代的社会百景图。

一个中国历史上有作品传世且入选《全宋集》《宋词三百首》《南宋诗词选集》的才女,无辜被卷入一场政治纷争,并被严刑拷打,充分体现了古代女子社会地位的低下,她们只是男子的附属品,各种争斗的工具与手段。

而统治者与理学家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政治需要,一味的强调女子的从属地位,贞洁与服从,所以,在那些道貌岸然的老学究眼中,严蕊这种“风尘女子”一定是薄情寡义的,但严蕊却用自己的真性情表达了女性的不屈与高洁。

而在唐仲友的世界中,严蕊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呢?他们曾互赠诗文表达爱意,他们曾携手共游,他们也曾约定终身,有过一段幸福的时光,甚至打算相守终老。但当严蕊为他受尽折磨后,他还是为了名声前途,弃她而去,任一介弱女子孤身远行。

或许在唐仲友的世界中,有过很多美貌而富有才学的女子,但像严蕊这样为了他,可以放弃生命的却寥寥无几。

也不知,在日后寂然的时光中,他是否还会想起,那个陪他走过最好年华,愿意为他牺牲性命,红袖添香的女子呢?

(本篇完)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