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潘金莲为何会对武松一见钟情?为你揭秘

时间:2019-07-03 11:08:50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为何潘金莲在《金瓶梅》中会对武松一见钟情?

《金瓶梅》是一部奇书,书中对若干市井女性形象的塑造是鲜活的,尤其是对潘金莲的刻画,更是栩栩如生。作者不仅让潘金莲与西门庆的其他几房妻妾及一帮姘头争风吃醋,还安排她与若干男人私通,从而,让潘金莲成为在民间知名度很高的“淫妇”典范。

其实,潘金莲原本也是良家女子,她是南门外潘裁的女儿,因排行第六,故称六姐,自幼便是一美人胚子,缠得一双好小脚,所以,人称“金莲”。她父亲死得早,做娘的度日不易,只得将潘金莲卖给王招宣府上,学学弹唱、写字之类的。十二三岁时,潘金莲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梳一个缠髻儿头,着一件紧身衫,出落得亭亭玉立。十五岁时,王招宣还没来得及注意到她,便过世了。于是,潘母又争着把她要回来,三十两银子转卖给那张大户。这张大户是个典型的“妻管严”,他的大老婆余氏,属“母老虎”一类。潘金莲十八岁时,已是脸如桃花的大美人,张大户几次三番欲收她为妾,都被余氏“一票否决”。一天,张大户乘余氏到邻居家赴宴之机,悄悄地把潘金莲叫到房中“收用了”,成了潘金莲的第一个男人。

那“母老虎”闻知后,自然大发虎威,把张大户直骂得狗血淋头,对潘金莲更是百般苦打。张大户既害怕余氏,又难舍美人,只好把潘金莲白送给寄住宅内的武大郎为妻。这诨名“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就这样成为潘金莲的第二个男人。张大户还暗中给武大郎银子做卖炊饼的本钱,武大郎挑担外出叫卖时,张大户便伺机与潘金莲幽会,武大郎撞见时也不敢言语。不久,张大户纵欲过度患阴寒症而死,余氏察觉原因后,怒令家仆将潘金莲、武大郎赶出张府。

武大郎只好带着潘金莲搬往紫石街。潘金莲每天打发武大郎出门后,就在帘子下嗑瓜子,还把那对“三寸金莲”故意露出来,书上说是“勾引浮浪子弟”,其实,潘金莲是觉得自己守着一个武大郎实在太委屈,她也应该有追求爱情的自由,她期盼着自己的“梦中情人”突然降临。以潘金莲自身的姿色条件,她不可能跟那“老色鬼”张大户有啥真情,对武大郎更是只有憎恶,她曾对张大户说过“这天下断绝了男人,何故将我嫁给这等货!”在潘金莲眼里,这武大郎恐怕连个男人都算不上。

潘金莲的苦苦等待,终于,在某一天出现一缕曙光。“身材凛凛、相貌堂堂”的小叔子武松的出现,让潘金莲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爱恋,什么是超越床帏之欢的恋情。这武松便是潘金莲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我们不妨看看潘金莲乍见武松时的一段心下思量:“一母所生的兄弟,怎生我家那身不满尺的丁树,三分似人,七分似鬼,奴那世里遭瘟,撞着他来?如今看起武松这般人物壮健,何不叫他搬来我家住?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见《金瓶梅》第一回)由此可见,潘金莲对武松应该属于“一见钟情”,并梦想着“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

接下来,潘金莲便急于打听武松是否“别处有婶婶”、“青春多少”?原来,这武松不仅未婚配,还长潘金莲三岁。于是,潘金莲先是用言语撩拨武松,再设法让武松搬来家中住,最后,上演了设酒席勾引武松那一幕。岂料,这武松是条终身只嗜酒不近女色的汉子,勾引不成反遭武松一顿呛白,让潘金莲羞愧万分。遭受羞辱后的潘金莲,对武松是爱恨交加,并开始进行疯狂的报复。武松外出公干后,她由王婆“拉皮条”,与西门庆勾搭成奸,进而毒死武大郎,成为西门庆的第五房妾。

西门庆天生风流,家中妻妾成群,还四处寻欢。因而,潘金莲不可能受西门庆的专宠,单枕孤帏地独守空房也是常事。不甘寂寞的潘金莲,便在该书第十二回中,开始与府中琴童私通。之后,在第五十三回中与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于卷棚间偷情幽欢。西门庆死后,潘金莲更是每天与陈敬济勾搭,还怀上身孕。丑行曝光后,大娘吴月娘趁机将潘金莲逐出西门府。潘金莲只得再投靠茶坊王婆,又很快与王婆刚成年的儿子王潮儿勾搭成奸。

但无论如何放荡自己,潘金莲心仪的男人还是武松。《金瓶梅》第八十七回中,潘金莲的“梦中情人”再度出现。那武松来到王婆家中,与王婆以一百两银子成交,说是要娶潘金莲,还给了王婆五两银子的小费。潘金莲还信以为真,心中窃喜道:“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谁知这是武松之计,结果,是她与王婆一起都被武松剐了。能死在自己心仪的男人手上,或许也是潘金莲一个不错的归宿吧!

从第一回的“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到最后的“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我们不难看出同,潘金莲确实是心中有武松的,哪怕是死在他的手中。

(本篇完)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