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差役法的特点以及弊端和依据分别有哪些作用?

时间:2019-04-29 18:07:3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导语:宋代差役法的特点以及弊端和依据分别有哪些作用?

宋代差役法是按照百姓户等摊派,百姓户等的划分依据则主要是根据当时的户籍制度。北宋建立政权后,一改前朝的户籍制度,重新编造版籍,把全国的土地和户口重新登记造簿。宋仁宗明道二年(1033 年)庚子规定:“天下闰年造五等版籍,自今先录户产、丁推及所更色役榜示之,不实者听民自言。”北宋差役法按照的是州县每三年(逢闰年)修造一次的五等丁产簿。五等丁产簿,也叫户帐、户口帐或丁中版籍等,当时一并称为版籍。宋朝时将百姓以有无税产为根据分为主户和客户两种。主户又按照家产的高下分为五等,三年编修一次丁产薄,因此又称为五等簿。

在仁宗时的《嘉祐敕》就提到,当时“造簿„„录人户丁口、税产、物力为五等。”地方政府每年依据五等丁产簿中所记载的民户家产的多少征税,同时按照丁产簿中所登录的乡户户等的高低以及人口的多少来征派差役。 丁产簿把主户的家产都登记在簿内,包括享有免役权的官户及形势户。关于形势户的户籍,宋朝前期诸州府“另令版籍”,称为“形势版籍。”但由于各地划分户等的标准不一致,五等户的划分情况大致是:第一等民户通常是指占田在三顷到十几顷、几百顷人户,第二、三等民户是指占田在三顷以下到一顷的民户。第四等民户是家业约在只直四五十贯左右,占田不到数十亩的民户。

第五等户是指占田更少、仅能勉强自给的民户,多是占有小片田地仍不能自给的民户。宋朝时期又将第一等户和第二等户称作上户,将第三等户称作中户,将第四、第五等户及以下称作下户。宋代差役法是朝廷依据五等丁产薄,将各种差役依据户等的高低,差派民户应役,户等较高的百姓差派负担相对较重的役种,户等较低的百姓则差派负担相对较轻的役种。

​差役法按照百姓户等的高低差派职役的做法,从理论上说是较为公平的。但是由于宋朝幅员辽阔,地区之间情况也不同,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也不一致,按照民户户等来差派徭役不免会产生一些问题,再加上役法自身存在的问题,差役法弊端凸显。 差役繁重,影响百姓生产生活 宋代的差役负担繁重,危害百姓正常的生产生活,“夫天下之役,常困吾民,至使流离饥寒而不能以自存。”

其中衙前役害民最为严重因为在衙前役服役过程中,押运的官府物资一旦在保管期间或者押送途中遇到意外情况,比如,丢失、被盗或一些突发灾害等,衙前则需要承担赔偿的责任。即便是在此服役过程中顺利完成任务,应役者也只是完成了自己的义务,并没有相应的回报。尽管有些衙前役可能会受到上级的赏识,“赴阙与补官”,从而升到品官阶层,但是“更重难日久”。正是因为衙前负责保管、押运官物,责任重大,所以宋代服衙前役者的资产必须过二百缗才可应役。因此,差役制度规定衙前役要由第一、二等民户担任,多是考虑到这类人一方面拥有足够的财力支撑,另一方面他们在地方也或多或少有些权势或影响力。

但由于衙前役的责任及负担都很重,往往造成应役百姓家破人亡,因此须应役的第一、二等户往往会想尽办法来规避应役。于是,到了仁宗时期,衙前役大多由小地主或中富农来担任,这成为了广大中层百姓的噩梦。三司使韩绛就曾在治平四年(1067 年)间,上奏言衙前役害民:“周访害农之弊,无甚于差役之法。重者衙前,多致破产,次则州役,亦须厚费”,并且还言听闻在京东地区有一父子两人就为了要躲避衙前役,父亲对儿子言:“吾当求死,使汝曹免冻馁也。”于是父亲用自杀的方式来抵抗衙前役。另外,替官府追捕盗贼的耆长、壮丁和弓手者,必须自己准备所需装备,并且服役时间较长,近乎于终生为役,民间常会出现因困于重役而倾家荡产的百姓。里正、户长职责主要是督促征派赋税,但若是遇到有乡户逃亡、豪强大户不交时,就要由自己来赔偿征收不足的赋税。

由此可见,在差役法实施过程中,以上这些百姓是不需要服役的。这些免役户的大量存在,给宋朝的社会生产和生活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一些乡村上户甚至凭借自身在地方上一些权势,便想方设法的去减轻、躲避差役。据《宋史·刘师道传》中记载,“川陕豪民多旁户”,“凡租调庸敛,悉佃客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