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东西,连苏辙都咽不下去,苏轼却一嚼而尽

时间:2018-02-01 15:51:46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陆游《老学庵笔记》有一则《东坡食汤饼》,里面说:

吕周辅言:东坡先生与黄门公南迁,相遇于梧、藤间。道旁有鬻汤饼者,共买食之。粗恶不可食,黄门置箸而叹,东坡已尽之矣。徐谓黄门曰:“九三郎,尔尚欲咀嚼耶?”大笑而起。秦少游闻之,曰:“此先生‘饮酒但饮湿’而已。”

这里的吕周辅是吕商隐,字周辅,宋乾道二年进士,历任国子博士、宗正丞等职。黄门公则是指苏轼的弟苏辙。因苏辙曾任门下侍郎,旧称黄门侍郎,世人因称之为“苏黄门”、“黄门公”。

苏东坡一生仕途坎坷,时而被拔擢到接近权利的顶峰,时而又被甩至瘴气充斥的荒岛。他一直被裹挟在政治的漩涡当中,却不曾随波逐流,一直保持着自己的品格操守,光明磊落,光风霁月,超越于党争、利益之上,以至于搞得两边不讨好:新党上台,他遭打击;旧党执政,他仍被排挤。

此则故事是写苏轼与弟弟苏辙双双被贬谪到南方时,曾经在梧州、藤州之间相遇,见到路边有卖面条的,于是兄弟二人各吃了一碗面条,面条粗粝、难以下咽,苏辙面露难色、置筷叹息,苏轼却很快吃光了面条。他自嘲地对苏辙说:“九三郎,你还想细细咀嚼吗?”说完大笑而起。东坡先生生性放达,在贬谪在惠州时,市井寥落,他买羊脊骨而剔“微肉”以自乐,仍写出“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的诗句,传到京师后被认为“过得快活”而被发配到更为荒凉的海南儋州。所以,了解东坡先生行事风格的秦少游听到这个故事后,感概系之:“这正是东坡先生‘只管饮酒,莫管它的味道’的风格啊!”

这则故事表现了苏东坡幽默、乐观、开朗的一面,他有超强的抗打击能力,任何逆境、困难都改变不了他旷达、宽厚和诙谐的性格。当年他被贬谪黄州,就曾陷入捉襟见肘的穷困境地,他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说:“黄州鱼稻薪炭颇贱,甚与穷者相宜。然轼平生未尝作活计,俸入所得,随手辄尽。而子由有七女,债负山积,贱累皆在渠处,未知何日到此。现寓僧舍,布衣蔬食,随僧一餐,差为简便,以此畏其到也。”囊中羞涩到无法让家人与他团聚。有过这样的际遇,吃一餐粗粝的汤饼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林语堂先生评价东坡的几句话非常恰切:“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他不端架子不摆谱子,处世接物不拘泥于俗套,“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是难得的真性情、真人格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