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词章话南唐(十一)

时间:2020-04-09 00:42:2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作者:梨花雨王倩

“雪夜定策”时间:建隆二年(公元961年)冬天。“雪夜定策”地点:大宋京城汴梁赵普家客厅。“雪夜定策”参与者:赵匡胤、赵普、赵光义。“雪夜定策”主题:统一天下。“雪夜定策”内容:先南后北,先易后难。“雪夜定策”服务员:赵普老婆。“雪夜定策”环境:木炭炉子烧得通红,烤肉架子热得烫手,猪肉、羊肉“滋滋”冒油,“老白干酒”清冽绵醇。“雪夜定策”背景音乐:北风那个吹来,雪花那个飘~~

赵匡胤指挥大宋军队翻山越岭打南汉,战天斗地博风浪。其艰难程度,给十场、八场战争都不换。大宋几乎耗尽国力,才于开宝四年(公元971年)十月把南汉给打下来。本来也不会只打一年多时间,赵匡胤就可以攻坚克难。南汉地形复杂,又是大海又是高山。刘鋹即使没有别的本事,背着南汉皇帝御玺逃跑的本事还是有的吧?

刘鋹一跑,御玺一背,南汉就不算亡国。刘鋹不傻,早就想到了这步棋。刘鋹挑选出心腹之人征调到十多艘又高又大又结实的战船,把金银珠宝、皇后嫔妃装得满满的,提前集结在码头上等着自己。宋军攻城,汉军不支,刘鋹背着皇帝御玺跑到码头上,抬眼一看,船呢?船怎么不见了?


刘鋹的十几艘又高又大又结实的战船,怎么不见了呢?开跑了呗。让谁给开跑了?不知道,也用不着知道。又是金银珠宝又是美女娇娥的,谁开跑了谁沾光。刘鋹对着万顷波涛万念俱灰,连投海自尽的勇气也“灰”没有了。衔尾追来的大宋官兵一拥而上,把刘鋹抓了一个结结实实。

刘鋹被押解到大宋首都汴梁,干净利落地跪地叩头。面对着赵匡胤的厉声问责,又干净利落地把扣押龚慎仪、抵抗大宋军队、宠信女术士、阉割众大臣等等罪名全部推到南汉的忠臣良将龚澄枢身上。赵匡胤让刘鋹辩解得都没有办法继续斥骂下去了,只能够杀了龚澄枢了事儿。

龚澄枢被杀,刘鋹兴冲冲地戴着赵匡胤给予的“左千牛卫大将军”“恩赦侯”两顶帽子,在汴梁城笑话一般存在了9年。熬死了宋太祖赵匡胤,迎来了宋太宗赵光义。按理说38岁的生命历程不算长,但是人家刘鋹的生命质量高。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该玩的玩了,该浪的浪了。小伙儿长得帅,粉面朱唇的,手还巧,能歌善舞。给赵匡胤编过“双龙戏珠”的马鞍子,给赵光义敲过得胜还朝的竹节棒。人家自己都不觉得死于38岁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咱们也就别跟着惋惜了。

赵匡胤下死手剿灭南汉,其疯劲儿,狠劲儿,让李煜察觉到其战略意图——一统江山。身处弱势的李煜再一次拿出谦卑的姿态,以期保住祖宗基业。开宝五年(公元972年)十月,李煜派遣弟弟郑王李从善携带礼物和奏表进入汴梁朝贡,请求赵匡胤罢除给李煜下达诏书不直呼其名的礼遇。

赵匡胤毫不客气地予以同意,并将李从善扣押在汴梁不让其返回南唐。李煜在金陵等不回弟弟李从善,却等来南唐爱国商人传来的消息——宋军在荆南(今湖北荆州一带)建造了一千艘战舰。宋军建造战舰要干什么,傻子都知道。南唐众人建议李煜烧毁宋军战舰,李煜却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李煜知道烧毁宋军战舰完全是在做着无用功,除了能够立刻引发战争以外,毫无用处。以大宋的国力,别说烧掉它的一千艘战舰,就算是烧掉它的汴梁城,也伤不了它的筋、动不了它的骨。避免开启战端,才是南唐必须要做的事情。李煜在锥心痛苦中继续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对大宋君臣展开攻心战术,以求争取最大限度的同情和怜悯。

开宝五年(公元972年)正月,李煜下令贬损仪制,撤去金陵台殿鸱吻。衣服配饰,都更改为臣子系列。即使是谦卑如此,赵匡胤仍然不肯放过李煜。开宝七年(公元974年),大宋水陆大军列阵长江北岸,准备对南唐动手。

动手之前,赵匡胤下达诏书哄骗李煜前来汴梁参加祭天大典。李煜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决不能够离开南唐。他留下来,南唐在与大宋的博弈中也绝无胜算。但是,他可以尽最大力量承担责任,保护子民。

李煜两次上表向赵匡胤陈述自己不能够赶赴汴梁参加祭天大典的理由,请赵匡胤予以体恤。同时送重礼给大宋诸多文武官员,求他们从中斡旋。李煜所有努力都没有动摇赵匡胤统一天下的决心,开宝七年(公元974年)九月,大宋军队吹起进军号角。

李煜满腔悲愤化作冲天豪情,立刻提点南唐水陆兵马与宋军大打出手。就在李煜排兵布阵全力迎战宋军的时候,一衣带水的吴越国在国王钱俶的组织下出兵协助宋军夹攻南唐。吴越国上来打南唐了?没错!就是在天灾降临的时候得到南唐第一任皇帝李昪全力援助,在南唐第二任皇帝李璟蒙难之时袖手旁观,在南唐最后一任国王李煜继位之初挑拨离间的吴越国,这一次直接对南唐下黑手啦!

吴越国国王钱俶,绝对是如假包换的五代十国时期坑爹界扛把子。他已经于开宝六年(公元973年)将赵普坑得失去赵匡胤信任,被赵匡胤几乎一撸到底赶出汴梁。这一次,又要把李煜坑得灭国失家,万劫不复。

李煜知道说什么话都没有用了,只有一条命可以拼上。李煜扔下写字的笔,拿起夺命的剑,直面烽火狼烟。但是,在此期间他写下的诸多诗词流传至今。其中,我最感慨、感叹又泪目的,是其中两首。

《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风箫吹断水云闲,重按霓裳歌遍彻。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栏杆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月夜。

《更漏子》:金雀钗,红粉面,花里暂相见。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香作穗,蜡成泪,还似两人心意。珊枕腻,锦衾寒,觉来更漏残。

开宝八年(公元975年)二月,宋军攻破金陵关城。三月,吴越军队进攻常州,南唐大将皇甫继勋战死,知州禹万诚投降。六月,大宋军队与吴越军队汇合,进逼润州,润州留后刘澄投降。南唐洪州节度使朱令赟率领15万将士前来护驾救主,在皖口(今安徽安庆)遭遇宋军。南唐将士同仇敌忾,奋勇争先,一举击溃担任正面阻击任务的大宋军队。宋军仓皇后撤,留下停泊在长江岸边的大大小小战船。朱令赟欲除后患,下令部队焚烧宋军战船。冲天大火燃起,不料风向突变。南唐将士们陷身火海,死伤惨重。宋军借此机会全线压上,将南唐军队重重包围。皖口一战,惨烈异常;风云变色,日月无光。战至最后,南唐大将军朱令赟及其副将王晖被宋军擒获。南唐,至此再无反击之力。

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十二月,南唐都城金陵被宋军团团包围。金陵守将呙彦、马承信、马承俊等人相继力战而死。李煜两次派遣徐铉携带金钱出使大宋,恳求赵匡胤放南唐一马。赵匡胤回答得倒也干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十二月底,李煜具表投降。传三世历一帝二主的南唐,退出历史舞台。

开宝九年(公元976年)正月,李煜及其弟弟、家眷被解送汴梁。船行长江,李煜写下《渡中江望石城泣下》: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吴苑宫闱今冷落,广陵台殿已荒凉。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万行。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闲坐细思量。

英雄战败,仍是英雄。李煜到达汴梁,全不似刘鋹被押解进汴梁的模样儿。赵匡胤走下御座,面对面和李煜进行对话。虽然说得不是什么动听言辞,终究也没有像对待刘鋹那样横加羞辱。随同前来的南唐文臣武将,也没有像南汉忠臣龚澄枢一样,被赵匡胤追究责任一刀砍死。赵匡胤册封李煜为“右千牛卫大将军”(左千牛卫大将军是活宝刘鋹)、“违命侯”,幽禁汴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