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匡扶正统,为何后唐灭梁成功,而蜀汉却被曹魏灭国?

时间:2020-04-07 07:14:51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强汉盛唐,是历史两个处于巅峰期的王朝,在它们衰亡之后,都有一股强大的地方势力要匡扶它们的正统,即刘备建立的蜀汉,匡扶汉朝;河东晋国李氏集团(李克用、李存勖)匡扶唐朝。

如果对比一下三国的蜀汉与五代十国的河东集团,二者在初期所面临的天下局势,有很大的相似性,汉朝和唐朝末年都是群雄逐鹿,且都有权臣挟天子以令诸侯,汉献帝被曹操控制,唐昭宗、唐哀帝被朱温控制。

刘备相对于曹操而言,虽然他不具备操控全局的能力,但“若乘间守险,足以为一方主”,遂成蜀汉割据政权。同样,唐末五代的“刘备”李克用,相比于朱温,也没有控制中原的能力,但得天时地利,也成就了一方伟业。

刘备是汉室宗亲,借刘皇叔的名义,赚足了政治眼球,也为自己建立蜀汉打下了人气基础;河东李克用虽是沙陀族,但被封晋王,赐姓李,也是唐王朝承认的宗亲,被纳入了唐室宗籍,在政治上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刘备的皇叔之名。

刘备被汉室称为皇叔,正是自己落魄的时候;而李克用被纳入唐室宗籍,正是春风得意之时。最终,二者匡扶正统的结果,是不一样的,蜀汉匡扶汉朝失败,被篡汉的曹魏集团灭国了;而河东李氏集团却最终灭了篡唐自立的朱梁王朝,建立了后唐王朝。

如果从军事的角度来看蜀汉和河东集团,在对阵中原“贼臣”的时候,都面临着一个转折点,即蜀汉失掉了荆州,而河东集团夺取了魏博、成德。

荆州对蜀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战略地位重要,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诸葛亮以《隆中对》的方式为刘备描述了统一中原、重塑汉室正统的战略,其中就专门提到了荆州,“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如果蜀国要进攻曹魏,南边从荆州北上攻击宛城、洛阳;北边走汉中南下攻曹魏政权,南北夹击,战略上占据着主动权,特别是荆州,进可攻,退可守。当年关羽发动襄樊之战,曹操都有迁都的打算以避蜀军锋芒。

但是,关羽失荆州、走麦城,一下就让蜀国统一中原的构想落空,战略上陷入了相当大的被动。从此,蜀国要想进攻曹魏,就只能走汉中一线,但是攻击点都距曹魏的政治中心甚远,不能像荆州一样一下就攻入曹魏腹地,对魏国造成不了威胁。而且,蜀道难走,粮食运输也非常困难,诸葛亮多次北伐魏国,都受困于粮草不济,不得不退兵。

如果说蜀国失去荆州,陷入战略被动,进而失去了逐鹿中原的资格;那么,五代时期匡扶唐王朝的河东集团,则因为夺取了魏博、成德,进而占据了对梁朝的主动权。河东李克用病逝后,李存勖继任晋王之位,带领河东集团与梁朝争雄。初入江湖的李存勖,在三垂冈及柏乡之战中,把朱温揍得灰头土脸,最终夺取了魏博、成德重镇。

在唐末五代,有三个最能打的百年军阀是范阳(幽州、卢龙)、魏博、成德。因此,魏博、成德对于河东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荆州对刘备的重要性,当年朱温压着李克用打,主要是可以两路进攻河东,一路东线走魏博、成德,从太行山一线进入河东境内;另一路是南线走潞州进攻河东;但是,自从河东李存勖从梁朝手中夺取了魏博、成德,意味着河东的东线防御体系固若金汤,可以集中所有兵力在潞州附近与梁军抗衡,战略压力压缩到最小。而且,河东可以从魏博进攻梁朝,就犹如刘备从荆州进攻曹魏一样,一下就可以攻入梁朝腹地,直接威胁到梁朝都城汴州。

想当年,晋王李克用虽然占据着天下第一强镇河东,但也是四战之地,北有强敌契丹;东有燕国刘仁恭、刘守光父子、义武王处直、成德王镕、魏博罗弘信等强敌;南有朱温;西有夏银(西夏前身)李思恭、岐凤李茂贞;河东的战略空间非常小,虽然李克用恨透了朱温,但他的创业能力根本就无法给朱温制造大的生存威胁,只能对朱温零敲碎打,始终落在了下风,被朱温揍得非常憋屈。特别是朱温降伏了义武王处直、成德王镕、魏博三个军阀之后,更是对李克用发动了绞杀战,朱温曾经发动六路大军围攻河东,迫使许多河东大将投降,几乎扫掉了太原城所有的外围城镇。但是,一场大雨帮助了李克用,朱温的军队长时间泡在水中,爆发了疟疾,让李克用躲过一劫。

从军事能力方面来看,李克用完全不是朱温的对手,就犹如刘备不如曹操一样。这一点李克用也非常清楚,自己胳膊再粗也拧不过大腿,那就另辟蹊径,从政治上捞取资本来对抗朱温,这一点跟刘备非常相似。

刘备之所以能三分天下,政治上的“投机”占了很大因素,打着“刘皇叔”的旗号,在政治上处处压着曹操。同样,李克用虽然不是李唐血脉,但在政治上,李克用把自己扮演成了忠于李唐王朝的忠臣,高举兴唐反梁的大旗,与南方的反梁势力如西川王建、淮南杨行密达到了某种程度的默契,互相帮助牵制梁朝的兵力。

当朱温篡唐自立,西川王建立刻跟着称帝,也写信李克用劝其称帝,但李克用回复王建说自己蒙唐朝三代厚恩,位至将相,名列宗籍,怎么能背唐自立?从这一点说,李克用拒绝称帝是明智的,凭借“宗室”身份,可以像刘备一样捞取足够大的政治资本。李克用的明智选择,终于等到了儿子李存勖的横空出世,一举冲破包围河东的牢笼,攻取魏博、成德、义武等军镇,战略上开始压制梁朝的生存空间,最终一举灭梁成功。

刘备当年被曹操追着屁股打,一直到联合孙权在赤壁击败了曹操,紧接着夺取荆州,总算有了一块立足之地,不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这为以后取西蜀、汉中打下了基础。但是,蜀国后来失去了荆州,就犹如五代的梁朝失去了魏博、成德一样,此后在对阵曹魏政权,战略上始终处于下风,避免不了灭国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