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穿越回唐朝,你最想体验什么?

时间:2020-11-21 19:22:5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大唐盛世的气质可以用很多词语来形容。它的疆域辽阔壮美,它的诗歌浪漫奔放,它的心态自信雍容。
《唐朝的想象力:盛唐气象的7个侧面》

11月21日,20:00-21:00

中读直播间特邀本书作者蒲实和艾江涛主讲
《唐朝的想象力》一书以《三联生活周刊》大唐建立1400周年主题的封面故事为主体内容,从城市、女性、唐诗与酒文化、胡风、宗教、美食、唐与世界的关系等7个方面,试图还原盛唐气象的风貌,呈现它的盛世风华。
唐的文学快意恩仇
开元年间的一天,下着小雪,诗人王昌龄、高适和王之涣一起到一个叫旗亭的地方喝酒。此时酒楼上正有十几位伶人表演,三人一边拥着火炉欣赏,一边秘密约定:“我们都以诗齐名,一直难分高下,今天正好可以悄悄观看众人表演,如果谁的诗被唱到最多,则为优胜。”
不一会儿,有歌妓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王昌龄便在墙上划道:“一绝句。”很快,又有歌妓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高适也在墙上划道:“一绝句。”下来的歌妓接着唱道:“奉帚平明金殿开,强将团扉共徘徊。”
当王昌龄在墙上划道“二绝句”时,一旁的王之涣坐不住了,他指着其中最漂亮的一位歌妓说:“前面几位庸脂俗粉,所唱不过下里巴人曲子,如果她演唱的还不是我的诗,我就拜你们为师。”果然,接下来的歌妓所唱“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正是王之涣的名作,众人于是笑作一团。
这是一则记录在中唐文人薛用弱传奇小说集《集异记》中的轶事。或许再没有比这样的情景,更能说明唐诗传奇兴盛的特点。有唐一代,诗歌、传奇,并称奇作,达至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在这个儒家文化还没有全面渗透人们精神生活的“历史缝隙”里,唐朝人没有太多的思想束缚。
正因如此,唐的文学才如此快意恩仇,唐的精神气质才如此奔放飞扬。
唐以其自信放开怀抱迎接各国使者
唐代把中央以外地区分为蕃部与绝域。唐朝统治者认为,“自古帝王虽平定中夏,不能服戎、狄”的根本原因在于“贵中华,贱夷狄”,因此必须“怀柔远人,义在羁縻,无取臣属”。尤其是唐太宗李世民,调整朝廷与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在处理内地与边疆事务上,内外无别,爱之如一,可归纳为“天下一家”。
一些胡人将领,阿史那杜尔、契苾何力、黑齿常之、李谨行等,不但受到重用,有的还成了驸马,开元、天宝之际,不少胡人将帅成为唐军主力,哥舒翰还晋封王爵。
这种开明的民族政策、开放的人才策略,使周边地区的各类人才不断进入到唐帝国的统治机构中,在不到百年的时间里打造了一个疆域辽阔、民族众多的盛世帝国。
唐朝比之别的朝代,是一个气质独特、开放包容的多民族的移民国家,也是一个多民族的统一国家。不管来自何方,无论是波斯人、粟特人、回鹘人、突厥人、高丽人、大食人,都以族群聚落方式最后融化在中国之中。
唐史研究专家葛承雍说:“他们心灵深处蕴藏着民族观念、家庭利益,但在国家意志与凝聚认同上,入乡随俗汇聚成中华民族的整体成员,变成唐朝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吐蕃使者禄东赞朝见唐太宗)
唐朝也是一个“她世纪”
唐朝女性摆脱了礼教的羁绊,获得了许多自由,比如服饰、社交。中国古代女子形象,有唐一代妇人至为雍容华贵,却无失优雅典丽。
盛中唐张萱、周昉的仕女画勾勒出这样的女性形象:发髻宽大巍峨,或满插步摇,或遍簪盛放的牡丹;五官浓重,精致中透出疏放大气,丰满的面颊上常常妆点各式花钿;身材丰腴秾丽,穿锦着罗,领口宽大低开,以至“粉胸半掩疑暗雪”。
这一经典时尚大多拜“胡风”所赐。我们由此窥见盛中唐时期胡服风行之一斑。这一时尚自初唐时已浓烈,至盛中唐不衰,晚唐仍余绪不绝。
与浓烈面妆形成很大张力的却是唐朝女子独爱男装。
太平公主被记载身着男装,腰间佩戴蹀躞七事,铿锵踏步、曼妙歌舞,飒爽英气扑面而来。
蹀躞七事,为佩于腰间革带上的七件实用之物:佩刀、刀子、砺石、契苾真、哕厥、针筒、火石。砺石,即磨刀石;契苾真是可作雕凿之用的楔子;哕厥,为解绳结用的锥子;针筒,用于存放各种针或者纸帛的小筒;火石,点火用的燧石。除各种实用工具之外,针筒内或可装上护身符等。
蹀躞七事均为行旅或野外生存的必备用具,其功能赶超瑞士军刀。我们不难想到这并非中原汉民族的发明,而是游牧民的常用之物,当为胡装之一部分。
唐朝女子所着男装的形式与观念也多与胡俗有关,一般为头戴皂罗幞头,或扎布条,或露髻,身穿圆领或翻领长袍,腰束带,下身着波斯紧口条纹裤,脚蹬线鞋或翘头靴。
(蹀躞金乌:女着男装)(李震墓壁画舞女图)
着此种装扮的女性大可扬鞭驰骋、游春射猎。这当然相左于“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的“传统”观念,表现出盛唐女性乃至整个社会与其他历史时期殊为不同的性别意识。
盛唐留给后人的印象,是壮美,浪漫,豪放和充满活力。这种气质的造就,源于一个统一帝国的建立,也源于唐人世界主义、兼收并蓄的包容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