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之主却死于非命,唐宪宗如何失去了恢复大唐荣光的最后机会

时间:2020-11-20 22:22:5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唐朝历史以安史之乱为分水岭,前期让人热血沸腾、豪气冲天,各类英明帝王、文臣名将闪亮登场,共同缔造了中国古代最为辉煌的一页,但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大唐帝国迅速走向了长达150年的衰亡,最终在分崩离析中碎成了五代十国。

而在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最终成为拖垮唐朝的最大因素,但有一位皇帝,凭自己一腔热血与中兴之志,几乎已经将藩镇扫平殆尽,却最终因死于非命而功亏一篑,这就是唐朝后期著名的中兴之主唐宪宗李纯,而他的死则直接导致了大唐王朝一蹶不振,错失了恢复往日荣光的最后机会。

宪宗是在一群宦官的拥立之下上台的,其父唐顺宗在继位之初便因中风不能理政,继位后几个月便去世了,所以在那一年,大唐帝国出现了三位皇帝,德宗、顺宗、宪宗。很显然,由于顺宗在位时间很短,宪宗其实是继承了德宗留下的烂摊子。

德宗皇帝刚登基时也是一位立志中兴的皇帝,不过在接连几次遭遇挫折、被藩镇的嚣张气焰打击后便丧失了进取之心,特别是在名相李泌死后,对内更是重用小人、宦官,对外对藩镇割据也是听之任之,极尽妥协放任。所以说,在宪宗继位时,大唐帝国名义上有个中央政府,但其实各地藩镇都是各行其是,连财政都不上缴中央,俨然是独立王国,而大唐中央则靠着江淮地区的税赋苟延残喘。

而宪宗虽是由宦官拥立上位,但二十七岁的他却立志要做一个强硬的皇帝,尽可能地恢复大唐往日的荣光,摆在他面前的主要的问题则是几大藩镇的割据。

藩镇割据是安史之乱的后遗症,历经肃宗、代宗、德宗三朝都未能妥善解决,反而藩镇还结为了联盟,共同对抗中央。究其原因,无非是经历战乱,中央财政、兵力削弱,而藩镇却趁机做大,使中央首尾不能相顾,往往平定了这个,那个又起来闹事,而中央则只能一再妥协,给予藩镇更大的自主权。

宪宗上位之初,便对藩镇表现出了极其强硬的态度,一改之前几位皇帝对藩镇的姑息与妥协。

元和元年(公元806),宪宗刚刚即位,西川节度使刘辟就进行叛乱。宪宗于是派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神策京西行营兵马使李元奕等率军前往讨伐。刘辟屡战屡败,最后彻底溃败被俘,被送到长安斩首。

如果说收拾刘辟只是宪宗的热身,那么,接下来对淮西地区的用兵则是真正的考验。

事实上,淮西地区自安史之乱后一直处于半独立状态,而在元和九年(公元814年),淮西节度使吴少阳的死给了宪宗收回淮西的机会。

之前,按照惯例,老节度使死了后,一般会上报中央,由中央重新任命节度使,而自德宗朝以来,节度使非常强势,往往是父死子继,或者是在原藩镇的军人中选出能服众的人员担任节度使。

藩镇节度使

但这次,吴少阳死后,其子吴元济匿丧不报,自掌兵权。朝廷遣使吊祭,他拒而不纳,继而又举兵叛乱,威胁东都。

于是第二年正月,宪宗决定对淮西用兵。淮西节度使驻蔡州汝阳(今河南汝南),地处中原,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同时,如果能拿下淮西,对周边那些割据的藩镇也是极大的威慑。

淮西之战一打就是三年,在此过程中,朝廷多次遭遇挫折,甚至因粮饷不济,多次差点罢兵休战。朝廷内部也分为了主和派与主战派,其中,主和派的势力一度力压主战派,给予了宪宗很大的压力。但宪宗汲取了爷爷德宗的教训,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用兵,因为他知道,一旦撤兵妥协,那么势必会继续助长藩镇的气焰,到时候朝廷的威望更是会一落千丈,而他自己多半也会成为一个大笑话。

最终,在遭遇了无数挫折后,宰相裴度亲自上阵,大将李愬雪夜奇袭蔡州,活捉吴元济,历时三年的淮西之战终以胜利结束。

雪夜袭蔡州

而对河北诸镇的平定中,宪宗则充分运用了离间分化之术,本来河北诸镇是铁板一块,相约共同对抗朝廷。但宪宗通过对魏博节度使田弘正的招抚成功地打破了藩镇的联盟,而对另一强镇李师道的征讨却是毫不留情。一打一抚表明了朝廷的态度,那就是听话的可以优待,而造反的则坚决打击到底。而当李师道的人头被部下砍下献给朝廷时,各镇都明白了,此时再与朝廷作对,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便纷纷开城上表,表示从此归顺朝廷,人事、财政大权都由朝廷做主。

自此,安史之乱后的藩镇割据局面在宪宗手中被基本解决,中央的权威再一次延伸到帝国各地,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大唐盛世再临也不是不可想象之事。

在经历了无数挫折,宪宗终于避免了德宗朝的悲剧,取得了对藩镇战争的胜利。同时,经济上的恢复使得大唐王朝再一次看到了复兴的希望,“元和中兴”是宪宗朝最大的成就,只可惜,它只是大唐王朝的一次回光返照。

看着天下的再次统一,被后世称为“小太宗”的宪宗皇帝也犯了老年李世民一样的毛病,那就是服食丹药追求长生不老。同时,宪宗大兴土木,崇尚佛道,追求神仙之术。因自己上位是由宦官逼迫中风的顺宗让位而来,因此,宪宗一朝宦官获得了极大的权力,不仅内掌禁军,甚至带兵打仗都由宦官担任主帅,从这时起,宦官专权一直伴随着唐王朝剩下的岁月。

唐宪宗行乐图

随着宪宗大量服食丹药,逐渐变得性情暴烈,动辄就对身边的宦官进行责打、诛杀,最终酿成了自己的人生悲剧,宪宗最后被宦官陈志宏所杀。而为所欲为的宦官杀了皇帝后,不准朝臣入内,伪称皇上“误服丹石,毒发暴崩”,并假传遗诏,命李恒继位。从此,唐朝皇帝的废立,都由宦官所操纵。宪宗任用宦官的行为,为人们验证“种恶因必得恶果”提供了最佳证明。

唐宪宗的一生既是辉煌的一生,也是悲剧的一生。在前期,通过他的强硬手段与策略基本解决了藩镇割据的局面,将大唐王朝再一次拉回到了正常轨道上来,并开创了“元和中兴”的大好局面,如果他能够继续奋发图强,说不定那个盛世大唐将会在他手中重现,但是,享乐的思想最终吞噬了宪宗,到最后落了个不明不白的死,也给大唐王朝留下了灭亡的种子。在宪宗死后一年,藩镇复叛,而晚唐正式开启,大唐王朝的挽歌不可避免地奏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