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姬红拂女:本为杨素府上姬妾,为何要和穷小子李靖私奔?

时间:2019-07-30 06:01:09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杨府美姬红拂女为何要和李靖私奔

“红拂女夜奔”,是发生在隋末唐初的重要人物李靖身上的风流故事,也是李靖后来人生转折的关键节点。故事听起来极类汉朝卓文君夜奔司马相如的风流趣事。所不同的是,卓文君夜奔发生在汉武帝之治世,而红拂女夜奔则发生在隋炀帝之乱世;卓文君夜奔的最后结果是:两意相决绝,而红拂女夜奔最终的结果是:白首不相离。

李靖字药师,京兆三原人(今陕西三原县东北)。姿貌魁秀,通书史。少有文武材略,经常对亲近的人说:“大丈夫若遇明主、逢机遇,必当建功立业,以取富贵。”其舅为隋朝名将韩擒虎,每与论兵法,无不称善,曾抚着他说:“能与讨论孙吴兵法者,只有此人。”仕隋为殿内直长。左仆射杨素、吏部尚书牛弘都很喜欢他,杨素曾经拊着自已的靠椅对李靖说:“你终竟要坐此位。”

隋大业初,隋炀帝南游江都,命杨素留守西京长安。一日,李靖谒杨府,与杨素纵论时事,言词从容、英气逼人。有一美姬手执红拂,侍立杨素身旁,屡以美目盼顾李靖。李靖告辞时,美姬红拂女已暗嘱门僮,打听李靖住址,李靖亦据实相告。当晚,李靖已在馆舍睡下,夜半时分,听见叩门之声,连忙起床开门,只见一紫衣少年,背着包袱,径入房内,并催促李靖赶快关门。门关好后,少年脱下紫色外衣,摘下皂色小帽,竟变成了一个妙龄绝色的美少女。李靖十分愕然,大为警异。美少女开口说:“相公可认得小女子?”李靖审视良久,只说了“杨府”二字。美少女嫣然一笑道:“小女子正是杨府执红拂之女。”言毕下拜,李靖慌忙答礼,问明来意。红拂女道:“小女子侍奉杨仆射有年,阅人不少,今日见君,明目皓齿,姿表绝伦,是可托终身之人,丝萝不能独生,愿托乔木,是夜来奔,愿君收留。”李靖答道:“杨素权重京师,倘若知晓,岂不惹祸?”红拂女道:“他已尸居余气,有何可畏?现侍儿多已散去,他亦无心追捕,故小女子放胆前来,请君勿惊。”李靖问及姓氏,原来红拂女姓张,本江南人氏,在家排行居长,因战乱随父母流落长安,为生计,卖入杨府为歌姬,因常手执红色拂尘,故人称红拂女。由是,两人坐下,免不了曲膝谈心,细叙衷肠。红拂女谈吐优雅,眉黛风流,李靖禁不住一见钟情,难以舍割,当夜便在馆舍自拜天地,结为伉丽(古代的闪婚)。

嗣恐杨素追捕,第二天红拂女拿出包袱中的金银,购买坐骑行头,便与李靖同奔太原,这一夜,投宿在灵石旅店。清晨起来,李靖刷马,张氏梳髻。突见一虬髯客乘驴进店,下驴后,取枕斜卧,看张氏梳头。李靖不禁怒起,即欲上前呵斥。只见红拂女忙摇手阻止,并匆匆梳毕,整衣上前,问客姓名。客自称姓张,红拂女说:“妾亦姓张。”虬髯客高兴地说:“今日幸遇一妹。”言毕,跃然而起。红拂女请李靖相见,彼此再坐行礼,由李靖买来酒肉,环坐共饮。虬髯客道:“我观李郎现在穷途,如何得此佳丽?”李靖遂叙红拂女夜奔始末,并言避难太原。虬髯客道:“看李郎仪容器宇,不愧丈夫,妹可谓得耦。但未知太原一带,有异人否?”李靖答:“有一人与靖同姓,年方弱冠,龙表凤姿,我看他是个真主。”虬髯客问:“此人现作何事?”李靖答:“将门之子。”虬髯客点头道:“是了,是了,李郎可设法让我见一面否?”李靖答:“我有朋友刘文静,与他关系甚好,可托文静相约。兄为何定要一见?”虬髯客道:“太原现有奇气,想来应在此人身上,故而定要一见。只是我现有些琐事不便同行,待至太原再会,李郎当候我于汾阳桥,不可失约。”言毕,虬髯客骑驴径去,疾行如飞,转眼不知去向。

李靖知其是侠士,即与红拂女启程赴太原,到汾阳桥等候虬髯客。客果如约而来,即同往刘文静住所,虬髯客自称善相,想见李公子。刘文静遂派人去请,只见李公子着便服褐裘而来,神气扬扬,貌非寻常,原来这李公子就是李世民。虬髯客见后,不觉色变,招靖密语说:“果是真天子,此处已有真人在,我将别谋他处。”又说:“李郎是有信义之人,吾妹尚无栖身之所,我当为其筹一居所,你们今日便随我一同返回长安,如何?”见李靖面有难色,虬髯客道:“你是怕杨素吧?他已死了,况有我同行,你怕什么!”李靖遂携红拂女与虬髯客再返长安,果然杨素已死,由代王杨侑为留守。三人便放心入城,虬髯客对李靖说:“今日暂别,明日与吾妹同来镇安坊小宅,我当恭候。”说完,挥臂自去。

翌日,李靖夫妇至镇安坊,果见一小板门,才叩两声,便有人出迎,延入重门,豁然开朗。屋宇宏丽,奴婢数十;引导李靖夫妇入东厅,厅内陈设,穷极珍奇。虬髯客出迎,纱帽紫衫,与往日打扮截然不同。后面随一少妇,华服雍容,端庄秀丽。李靖料为虬髯客之妻室,即与张氏上前相见。虬髯客格外殷勤,请李靖夫妇入中堂。四人刚坐下,便有侍役端来盛肴,开筵相待;又出女乐列庭中演奏助兴。乐止酒酣,虬髯客令仆人搬出宝箱,约二十口,分列左右,并指着箱笼对李靖夫妇说:“此皆我历年积蓄,今特赠予你们夫妻。我本打算在此建业,逐鹿中原。既遇真人,不能再留此处。太原李氏,真是英主,三五年内,当致太平。李郎具有长材,得辅真天子,必将位极人臣。吾妹独具慧眼,得配君子,必将夫荣妻贵,亦足可为女儿生色。非妹子不能识李郎,非李郎不能遇妹子,虎啸生风,龙腾云合,原非偶然的际遇。李郎将我所赠,安心佐命,建功立业,努力前程。十数年后,东南数千里外传来异闻,便是我得意之时,李郎与吾妹可沥酒相贺。”说至此,即将文薄匙钥等一并交出,命家仆拜李靖夫妇,且嘱道:“从今往后,此夫妇便是尔等主人,不得违慢!”李靖夫妇,惶恐推辞。虬髯客已携妻入内,一会儿便戎装出来,拱手告别,也不多带行囊,只有一仆相随,出门乘马,扬鞭东去,倏忽不见。李靖夫妇至此也不知虬髯客来历,只得返室,检点箱笼,价值不菲。又遗兵书数箧,内详凤角、鸟占、云禳、孤虚等失传已久占算之书。李靖闲时细读揣摩,更有所得,因此后来能料事如神。后至唐太宗贞观年间,东南蛮奏称海外番目,入扶余国,杀主自立,国已大定。李靖知是虬髯客成功,与红拂女张氏一同沥酒向东南拜贺。此三人便是世人所称隋末唐初之“风尘三侠”也。

李靖既得巨资,便格外豪放,到处交游,官吏相交荐举,入朝为殿内直长,旋出任马邑郡丞。红拂女常把他比作蛰伏之蛟龙,只等风云际会,一飞冲天。机会终于来了,闻李渊已起兵太原,料必进攻长安,借告变为名,自入槛车,解送长安。不久长安果破,被关押的李靖因冲撞李渊,在即将行刑之时,被因有一面之交,知其智勇双全的真主李世民救下。嗣后李靖留居李世民幕府中,遇事匡襄,无不效力,终成唐初一员无往不胜之战神。

唐高祖武德年间,李靖率军图萧铣,平定江南。太宗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李靖率军大破突厥于定襄,俘获流落于此的隋炀帝之孙杨正道与萧皇后。随后,全歼突厥,俘虏十余万众,使大唐疆土自阴山起,北至大漠。唐太宗为此大赦天下,全国欢庆五日,称之为“一雪前耻”,并被西北各部尊为“天可汗”。由是,进封李靖为代国公,赐锦帛、名马、宝玉;红拂女张氏也被进封为诰命一品夫人。贞观九年(公元635年),盘踞在青海一带的吐谷浑大举犯境,六十五岁的李靖被任命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统辖侯君集等五总管,深入敌境,大破吐谷浑于积石山,生擒吐谷浑大王。出征前,红拂女正在病中,李靖犹豫再三,是红拂女力劝丈夫以国事为重,才有这次西征大胜。嗣后,有人告李靖谋反,经查为诬告;由是李靖闭门谢客,虽亲戚不得妄进,只与张氏在家中赏花弄草,自得其乐。

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改封为卫国公;贞观十四年,红拂女张氏去世。唐太宗下诏,坟茔依照汉朝卫青、霍去病的形式,在其墓前筑突厥境内的铁山与吐谷浑境内的积石山模型,以旌表红拂女辅佐丈夫的特殊功绩;并亲题:“大唐特进兵部尚书中书门下省开府仪同三司卫国公李夫人张氏之碑”的碑名。红拂女享此殊荣,真是为女儿生色也!由于红拂女出身低微,其事迹未见诸正史,但其去世,新旧《唐书》都作了上述记载,也算是为之正名。这便是歌姬出身的红拂女,独具慧眼,夜奔李郎,得享盛名,白首不相离的风流故事。

贞观十七年,太宗下诏,画李靖等二十四功臣于凌烟阁。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有唐一代的“无敌战神”李靖,在家中去世,享年七十九岁。隋末唐初“风尘三侠”的故事亦到此而终。

(全文完)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