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葡萄酒历史文化的发展连载(7):葡萄酒文化兴起之唐朝

时间:2019-05-11 19:56:03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唐朝 (公元618-907年)

唐太宗李世民曾写《赐魏征》一诗中赞赏魏征的葡萄酿造技艺,“玉薤胜兰生,翠涛过玉薤。千年醉不醒,十年味不败。”兰生和玉薤都是隋朝是的名酒,翠涛就是魏征酿造的葡萄酒名。种种记载,都表明葡萄酒为大唐鼎盛文化记上了很重要的一笔。

隋文帝重新统一中国后,经过短暂的过渡,即是唐朝的“贞观之治”及一百多年的盛唐时期。这期间,由于疆土扩大,国力强盛,文化繁荣,喝酒已不再是王公贵族、文人名士的特权,老百姓也普遍饮酒。盛唐时期,社会风气开放,不仅男人喝酒,女人也普遍饮酒。女人丰满是当时公认的美,女人醉酒更是一种美。唐明皇李隆基特别欣赏杨玉环醉韵残妆之美,常常戏称贵妃醉态为“岂妃子醉,是海棠睡未足耳。”当时,女性化妆时,还喜欢在脸上涂上两块红红的姻脂,是那时非常流行的化妆法,叫做“酒晕妆”。近年港台和沿海城市流行的“晒伤妆”,即一千多年前唐朝妇女的“酒晕妆”。

唐太宗李世民

盛唐时期,人们不仅喜欢喝酒,而且喜欢喝葡萄酒。因为到唐朝为止,人们主要是喝低度的米酒,但当时普遍饮用的低度粮食酒,无论从色、香、味的任何方面,都无法与葡萄酒媲美,这就给葡萄酒的发展提供了市场空间。当时葡萄酒面临着的真正的发展机遇是:在国力强盛,国家不设酒禁的情况下,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都十分钟爱葡萄酒,唐太宗还喜欢自己动手酿制葡萄酒。

据《太平御览》:“(唐)高祖(李渊)赐群医食于御前,果有蒲萄。侍中陈叔达执而不食,高祖问其故。对曰,臣母患口干,求之不能得。高祖曰,卿有母可遗乎。遂流涕呜咽,久之乃止,固赐物百段。”由此可见,在唐初,经过战乱,葡萄种植与酿酒基本已萎缩,连朝中大臣的母亲病了想吃葡萄而不可得,只有在皇帝宴请大臣的国宴上方有鲜葡萄。

贵妃醉酒

盛唐时期社会稳定,人民富庶。由于帝王、大臣喜好葡萄酒,民间酿造和饮用葡萄酒也十分普遍。这些在当时的诗歌里都反映。

虽然唐代其他地区也可能有葡萄种植及酿酒,但山西河东的乾和葡萄酒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唐代是山西葡萄酒生产的第一个高峰期,同时代诸多山西籍文人也对葡萄酒进行了赞美。刘禹锡曾经在诗中这样说到:“自言我晋人,种此如种玉。 酿之成美酒,令人饮不足。 为君持一斗,往取凉州牧”。 刘禹锡在这首诗中写了他从种植葡萄到收获葡萄的全过程,包括了修剪、搭葡萄架、施肥、灌溉等栽培管理,并且获得萄萄丰收。刘禹锡作为政府的高官,能准确地掌握葡萄栽培技术,可见盛唐时期葡萄种植业的发达。此外,这首诗还告诉我们,刘禹种下这棵葡萄,是要拿收获的葡萄酿葡萄酒的。他不仅能自己动手酿酒,还对自酿的葡萄酒极自信,告诉汾阴来的朋友:我酿的葡萄酒质量极好,“令人饮不足”’你如果要跑官的话,我送你一斗葡萄酒,准让你得到凉州刺史这样的职务。这里是用了汉末孟他以酒买官的典故来说明 自己的葡萄酒身价不凡:孟他用了一斛,即十斗葡萄酒买到凉州刺史,而我刘禹锡酿的葡萄酒,只需一斗即可换得凉州刺史。可见,自唐初李世民自己动手酿制萄萄酒起,到了盛唐时期,民间酿制葡萄酒已相当的普遍。值得一提的是,在唐代也存在以酒买官的风气,刘禹锡的诗也有借嘲讽汉代孟他影射现实的意思。

李肇撰写的《唐国史补》中记录了当时的16种地方名酒。“酒则有……剑南之烧春,河东之乾和蒲桃……”河东即今天的山西中南部一带,“河东乾和”成为目前所知最早的葡萄酒商号,也是此16种地方名酒中唯一的葡萄酒。而“河东”所指的就是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