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这位女列侯,伤透了刘邦的心,刘邦还一辈子都不敢得罪她

时间:2021-06-01 00:00:0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在古代那样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中,封侯拜相基本都是男人的专属活动,孰不知,其实在汉高祖刘邦建立汉朝后,曾册封过三位女列侯:阴安侯丘嫂、临光侯吕媭、鸣雌侯许负。这三位女列侯中,吕媭沾了吕雉的光所以平步青云,而许负则因为精通相术,号称中国古代第一女神相所以拥有了受尊重的地位,可丘嫂则与她们不同,她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反而曾伤透刘邦的心,又令他即使不情不愿也必须乖乖给她如此成就。丘嫂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有能耐?

要想知道丘嫂的身份还需要追溯到刘邦的家谱。刘邦的父亲刘湍因为儿子称帝的缘故,地位一跃成为了刘太公,不过在此之前,他也不过就是一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刘湍娶过两任妻子,有一女四子,因此排行老四的刘邦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刘家大哥刘伯作为长子,一成年便接下了父亲的锄头,自觉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受父亲的影响,他也埋头于田地中,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双手从土地中讨要生活,可是不料努力过度,最终因为积劳成疾而早早便撒手人寰,独留下妻子丘嫂和儿子刘信在世上。

刘伯去世后,养家的担子就压在了刘家二哥刘仲身上,好在刘仲也勤奋肯干,因此家里经济水平还算可观。刘湍见刘仲如此顾家且上进,反观刘邦整日游手好闲,每天带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到处惹事,难免会想念叨几句这不争气的儿子。刘邦听老汉天天这么念,尽管不放在心上,但耳朵起茧也会让他自发地想要从二哥的阴影中逃开,继续过他的快活日子。

刘邦喜好结交朋友,这是他未来能成大事的基础条件,但对于还未成事的刘邦而言,却不是什么好习惯。刘邦作为老大,平日里呼朋唤友一块惹事,总归会欠下人情,但在他的好友圈中,没有什么人情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所以刘邦总会想着法子请兄弟们吃饭。可是跟有二哥存在的老家撇清了关系后,刘邦在外头能混一天是一天,他能不能拉下脸皮找父亲和二哥要些钱,请兄弟们在外面的酒家中解决一顿饭都难说,就更别提带着兄弟们大摇大摆地回家找骂了。

不过这点问题于刘邦而言,简直小菜一碟,毕竟在刘邦的成功秘籍中,厚脸皮是可以列于前位的。于是他最终决定,领着这群狐朋狗友上大嫂家去蹭饭。起先,丘嫂见小叔子来还会热情招待,可是这一纵容,反倒让刘邦三天两头就来吃一次闲饭。自刘伯去世以后,丘嫂没再嫁人,带着儿子刘信离开了刘家,担起了当爹又当妈地抚养儿子的责任,本来家中已经是揭不开锅的情况了,而刘邦每次一来还会带一群正值壮年的朋友,吃完饭后更是啥都不做,啥都不留就走,这无疑是再给丘嫂家中拮据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可这是小叔子,也不能完全不顾及面子,于是这件事便苦恼了丘嫂许久。一天将近饭点,丘嫂在厨房里忙活,远远便望见刘邦带着人又来了,心情顿时烦闷的她恰巧看见手边的锅铲,于是心生一计,抄起家伙佯装正在刷锅,并且把刷锅的声音弄得震耳欲聋。走在刘邦身边的人听闻声音,都以为嫂子家今天提前了饭点,已经吃过饭了,于是转身向刘邦告辞。

机敏如刘邦,很快他便意识到了丘嫂刷锅的真是目的是变相地在赶自己走,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但是寄人篱下,又不敢向嫂子发火,也担心嫂子将状告到老汉那,到时候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于是当时刘邦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便再没打扰过嫂子。

多年过去以后,刘邦夺得江山,登上了天子之位,为彰显自己的威望,肯定少不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步骤。父亲刘湍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刘太公,二哥刘仲受封为代王,弟弟刘交受封为楚王,就连堂兄刘贾也受封为荆王,却只字未提大哥一家的名字。

刘湍知道自己儿子的德性,明白刘邦还在记恨丘嫂曾经“刮锅底的仇”,心里那个急呀。明明都成为国君了,却还揪着眼里的沙子不放,刘湍明白这个理,于是对他苦口婆心:你怎么能亏待了你大哥一家人,尤其是你大嫂,这么多年来一个人拉扯孩子不容易呀。曾经尝过丘嫂手艺的手下也看不下去了,也劝说刘邦:再怎么说,当年我们也在嫂子家中蹭吃蹭喝,现在您得了天下,于情于理也不能亏待了大嫂。

太多人劝说,导致刘邦心里也开始过意不去,所以别扭地给丘嫂封了个阴安侯。不过刘邦还是耍了滑头,在给刘信册封时,他故意给爵位取名为“羹颉”(刮锅底发出的声音),以此来满足他报仇的心理。此事后来被记入《史记》,成了著名的“丘嫂颉羹”的典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