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昭王和汉武帝:继承了相同的王朝,却为何走向了不同的拐点?

时间:2021-05-21 00:00:0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纵观华夏数千年历史,滚滚长江中流淌的都是苍生的血脉,在封建王朝漫长的岁月当中,不难发现有很多相似的故事在上演。

周昭王和汉武帝就是这样有着相似背景的两位皇帝,他们的先辈为了巩固国家的统治,都采取了分封诸侯的策略。而与此同时,经过了先人的励精图治,在王位继承到周昭王和汉武帝的手中时,当时的国家都呈现出强盛之势。

然而相似的背景却未必能换得相似的结局,周昭王治理下的国家日渐走向衰退,而西汉王朝却在汉武帝的统领下日益壮大。那么相同的王朝,因何走向了不同拐点呢?

江山

先辈交付的如画江山

西周时期,周文王和周康王在位之际,大力推行“明德慎罚”的思想,内部各阶级之间的矛盾不再尖锐,而外部地方势力也在不断打压下得到了控制。后人为了纪念这段盛世时期,将其誉名为“成康之治”。

成康之治期间,文王和康王一切用度全部从俭,以此昭示天子的生活也同样辛勤,从不沉溺于享乐吃穿,用以安抚部下的诸侯。为了更好地贯彻法律和规章,又命周公做礼乐,教导世人礼仪。

周武王时期已经开始实施分封制,但是真正推广开来的时候也是在成康之治时期。以宗室血缘关系作为纽带,礼制严格按照天子、诸侯、卿、大夫、士的顺序制定,以此来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

周康王

周康王在位时期,谨遵父亲的教诲,不断的讨伐东南地区的少数民族,西周版图在周康王的征战下逐渐扩大。康王凯旋后,将战胜获得的俘虏和物资尽数赏赐给诸侯大夫。

有后世史官记载:成康之治期间,百姓和乐,政治稳定,人民以作乱犯法为耻,因此刑法近四十年没有得到使用。而同样的太平景象在西汉初年也再次出现过,汉文帝、汉景帝在位期间的良好统治被史书称为“文景之治”。

汉文帝在位期间,由于汉初战乱迭起,民不聊生,因此国家一度处于凋敝状态。文帝为了让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从自己开始节省开支,同时对部下大臣严加看管,不允许养成奢靡的风气。

汉景帝

景帝延续了文帝的生活作风,仍旧推行“轻徭薄赋”,甚至在春耕时节与民众一同下地劳作,以此鼓励农业的发展。对周围的国家,文景二帝都采取以安抚为主的方法,尽力和平相处,不发动战事。

农业提升的同时商人却受到了很大的抑制,因为他们收取佃农租金,囤积财富,从而形成了自己的势力。文帝和景帝都对豪强势力进行了严厉打压,禁止他们铸铁钱,以此来稳定社会秩序。

人民安居乐业

就这样西汉的国力在二位皇帝的治理下,一点点积攒强盛起来。汉景帝后期国库充盈的同时,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极大提升。据史料记载,景帝后期流民皆有生养休息的居所,人口迅速繁衍,各郡国仓库里堆满了粮食,与汉初的景象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继这两次大动干戈的变革之后,周昭王和汉武帝分别从先人手中接管过自己家的江山。同样的起点下,两个人却走向了不同的结局,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莫过于以下两点。

战争

战争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损耗

后世人对周昭王的记载中,大多数的笔墨都用在了他的征伐事业上。周昭王继位早期,延续了父亲的做法,不断加强对徐夷和淮夷等地的打击,最终使得东夷二十余国纷纷前来拜服朝见。

取得了这一结果后,周昭王明显开始膨胀,他不满足疆域范围仅限于此,开始打起了荆楚一带铜矿资源的主意。在当时,铜矿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资源,无论兴造兵器还是制作某些祭祀器皿,都离不开铜矿,因此荆楚一带的铜绿山自然成了周昭王眼中的一块肥肉。

据记载,周昭王在位时期对荆楚前后共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讨伐。第一次讨伐中,西周的将士们就发现了荆楚地形复杂,山水众多,易守难攻。且当地民族抵御侵略的决心也远远胜于东夷,尽管周昭王麾下实力雄厚,也没能在这一战中取得什么好处。

周昭王

可周昭王同样不是容易善罢甘休的人,战败后没多久就又重整旗鼓发动了第二次征讨,但同样是与对方僵持不下。且荆楚路途遥远,经不起长久消耗,这两战中折损了很多西周精锐的部队。

第三次的讨伐,周昭王却没能再回来,他与部下回到汉水的途中,永远地沉睡在了这里。周昭王的死因一直不明,但多数史学家公认的说法是溺水,即在海上遭遇了强烈的暴风雨,周昭王及其属下战士都被海水吞噬。

经历了三次战事后,西周国力已经远不如从前,之前被压制的戎狄等部落也在蠢蠢欲动,西周的危机从而近在眼前。

汉武帝刘彻

反观汉武帝刘彻,几乎也是戎马一生,但是在军事方面显然比周昭王聪明得多。汉武帝时期,西汉最大的劲敌就是北方的匈奴,而汉武帝并没有急着发动战争,他知道北方民族骁勇善战,对付他们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事情。

汉武帝勤加操练兵马,同时也重视对将帅的选拔,先后培育出了霍去病和卫青等著名的爱国将领。汉武帝知人善用,在对战匈奴的二十多次大大小小战斗中,都取得了卓越的成效。

霍去病和卫青人物图

直到元狩四年,汉武帝令霍去病和卫青两位将军分别带兵向匈奴进发,一直在龙庭附近将匈奴两万余人尽数剿灭,另一支则将匈奴击退到封狼居胥,成功战胜匈奴左贤王。经此一役,匈奴对西汉的威胁基本不复存在。

除了灭掉匈奴的嚣张气焰以外,汉武帝还完成了对于南夷的征服,将百越之地的居民迁移到更适宜的地区居住,并在收服朝鲜之后在当地设立郡县,多个方向都实现了疆域扩张。

汉朝地图

驭下手段风格迥异

军事成果的对比只是一个方面,二人治理国家内政的手段同样相差甚远。面对着数量庞大的诸侯,如何管理都成了两位皇帝面临的难题。周昭王时期,诸侯的数量已逾一百五十,有限的土地经过不断分封已经所剩无几。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诸侯联合起来,那么君上的权威势必会受到挑战,本就已经不安稳地朝政在经过一件事后,愈发岌岌可危,这件事就是鲁幽公的弟弟姬晞弑兄,随后自立为鲁君。

在等级尊卑严谨的西周,这种事情的发生几乎是对整个礼仪制度的挑战,如果姬晞得不到严惩的话,那么无疑就是在告诉其他的诸侯,即使犯上作乱也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周昭王

奇怪的是周昭王对于此事充耳不闻,没有做出任何处理,任由这件事发酵。而其他有野心的诸侯在看到这种情形时,不免纷纷在背地里搞起小动作。因此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于周昭王时期曾用四字评价:“王道微缺。”

也就是说从昭王时期开始,诸侯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而王室的威信却在日益衰退。回看汉武帝时期,诸侯分权同样是燃眉之急,但是汉武帝却更有先见之明,多次召集心腹内臣讨论此事。

最终是一个名为主父偃的官员为汉武帝提供的解决方案,他提出让诸侯把自己的领地分封给自己的儿子们,而不再另行为诸侯的后代划分新的土地,同样诸侯儿子的爵位会随着分封的等级逐次下降。这就是史上著名的“推恩令”。

推恩令

由于最终可以继承整个诸侯国的人只有诸侯的嫡子,而庶出子或者旁系血脉如果此时不拿到封地的话,将来等嫡子继承爵位就什么也得不到了。因此推恩令一出,诸侯的大多子民无不感恩戴德。

在推恩令的实施下,大的诸侯国土地逐渐被分割成数个小诸侯国,实力也自然大幅下降。汉武帝在思想上面同样做出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接受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意在使臣民们意识到君权才是最神圣的。

同时也在借用儒家思想教化子民,强调君臣和父子的等级秩序,使人们不敢轻易地反抗皇权。因此地方权力逐渐被中央控制,汉武帝将西汉王朝又送上了一个新的高峰。

未央宫修复图

结语

历史上的每个朝代的结局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有很多的机缘和选择造就了最终的结果。通过汉武帝和周昭王的对比,不难发现一位帝王的才略对时代的走向起着近乎决定性的影响。

周昭王太过于依赖道德对人的约束,法律在其在位期间并没有能够彰显太多意义,事实证明恩威并施才更能起到教化人心的作用。

另外国土的拓展虽然很能够证明一个帝王的功绩,但是盲目率兵出征只会空耗国力,而只有像汉武帝一样运筹帷幄,才能够真正在史书上面为自己争得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