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宪晋升兵团级非常高兴,上山打鸟炸飞3个手指,通报全军处分

时间:2021-06-13 20:57:05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吴法宪,出生在江西吉安永丰君埠乡铁元村大安组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在他15岁的那一年,家乡来了红军,便毅然报名参军,当时,红军的一名领导问他:“你为什么要参加红军”,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的同乡,只比我先参军几个月,就当了副班长,我看红军当官很容易,我想当官”。

吴法宪故里

领导看了看这个想当官的小伙子,并没有责怪他,只是笑了笑说:“你这个人挺老实的,原来是想当官才参加红军啊”。

吴法宪说的这位官升得快的同乡,就是家在江西吉安永新高桥楼乡的彭雄,他两人的家表面上看是隔了一个县,其实相距是不远的,因此,他们讲话的口音都颇为相近,彭雄参加红军后,很快升任师通讯班副班长、班长、排长,后来当上了连长、营长、团长、师参谋长,成长为我军的一员战将,彭雄担任新四军三师参谋长的时候,曾经与同乡吴法宪有一张两人扶 着自行车的合影,彭雄在照片背面题道:“胖子,我们两个人出洋相吧,送老弟一张,我也有一张……”为此,吴胖子这个绰号便叫开了。可惜的是,彭雄在抗日战争时牺牲。

与一直担任军事主管彭雄不同的是,吴法宪参加红军后做政治工作的,先是担任团青年干事、师青年科长、支部书记、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纵队政委、兵团副政委等职务,从没有当过军事主管,因此,他从红军时期开始,到解放战争近二十年的军事生涯中,从来都没有受过伤,可以说在历经半生战火的开国将军里,是极为少见的。

与彭雄合影并题写他为胖子的照片

建国后,后辈们对身经百战的开国将军非常的崇拜,尤其是历经长征的老红军,对他们身上的累累伤伤痕视为传家宝,当然,对授予开国中将的吴法宪也不例外,尤其是他家乡永丰君埠乡铁元村的同乡们,对村里出了这样一位将军非常的自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当上空军政委的吴法宪曾经回老家探亲一回,听说家乡的老红军回来了,四村八邻的乡亲们都来村子里一睹这位开国将军的尊容。

吴法宪与人合影看不到他的手指

在这个时候,有一名文艺青年也来看热闹,看到吴政委左手大拇指没有,还有一个食指和中指也少了一节,便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他,被敌人的刀枪打伤指头,于是,写了一篇文章称: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吴法宪身先士卒,率先冲锋,敌军发射的炮弹在他身边炸开,横飞的弹片把他的两个手指切断,鲜血直流。吴法宪简单包扎后,仍然冲在前边,奋勇冲锋,与其他战士一起,歼灭了敌人。是役他得到了上级的表彰。

没有看过吴法宪本人,只看到吴法宪的照片的人,的确根本没有正面看过他的左手,别人照相手都放在前面,他的背在后面,刻意把左手遮掩住。因此对他在战争年代冲锋陷阵少了三个手指头的事情也就深信不疑。

吴法宪儿子吴新潮介绍父亲的事迹

不过,后来据吴法宪的儿子吴新潮回忆,吴法宪晚年知道这件事情以后,觉得很内疚,为此,特意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对三个手指头如何没有这件事进行介绍。

那是1949年春,四野经过整编之后,组建14兵团,随着14兵团的组建,吴法宪被任命为14兵团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这对于从参加红军的第一天开始就期盼“升官快”的吴法宪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讯,毕竟这个时候是自己从军以来级别最高的职务——兵团级别。

后排中间为吴法宪

这次整编之后的四野主力部队,分多路由平、津地区南下,差不多每个军都分成了两路,经过半个多月的行军,行程约两千公里。部队经河北、河南到达长江沿岸。随后发起渡江战役,之后进军江西、广东、广西各省,这次我军向南方长征,走的都是大路,但有一点却与红军时期的长征一样,部队靠两条腿来走路,天气炎热,兼程南下,加之队伍东北、河北和山东籍的战士居多,初到南方,水土不服,部队指战员都非常艰苦疲劳。

吴法宪与妻子儿子

作为队伍政治思想工作者的吴法宪,千方百计要求大家克服困难,广大干部、战士在“解放全中国”这一口号的鼓舞下,士气非常高昂,一路上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爱护群众,尊重沿途各地的党、政组织,注意和他们搞好关系。就这样,部队一鼓作气,乘胜前进,一路挺进到了镇南关和海南岛。

然而,吴法宪却错过了这次南下解放全中国的重任,原因就是当上兵团级别领导之后,心情十分高兴,他在南下去武汉的途中,经郑州,到了漯河,那时的火车只能通到漯河,于是就改乘吉普,沿着四野的兵站线走,经上蔡、汝南、正阳,来到罗山以北的驻马店正阳铜钟镇,这时正值天下大雨,河水暴涨,汽车过不了河,只好在铜钟镇上住下了。

这一天,雨过天晴,风景秀丽,心情舒畅的吴法宪去镇外玩一玩,看一看铜钟镇的风景,顺便拿上了一支鸟枪,想上山去打几只斑鸠回来烧着吃。当然,那个年代没有动物保护法。走着走着,他突然看到一座寺庙的屋顶上,停着三只鸽子,就叫警卫员把他的鸟枪拿过来。

他的这支鸟枪是在南下作战时,部下缴获的一支德国制造的猎枪,并送给他,曾用它打过几次鸟,都成功地打到了,觉得这枪性能的确不错,就一直带在身边。警卫员把枪拿来之后,推上了子弹。吴法宪一看,嘿!里面装的是个打大老虎用的大号子弹,心想杀鸡焉能用牛刀,就把子弹里的火药倒了一些出来,然后再装上去。

一切准备就绪的吴法宪端起鸟枪,身体靠在土墙上,眼睛瞄准鸽子,一扣板机,轰隆一声,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猎枪炸膛,猎物没打倒,左手的大姆指炸飞了,中指和食指各炸掉了一节。大量的流血,加上十指连心的疼痛,使他昏了过去,警卫员赶紧把他抬到铜钟镇包扎伤口,进行治疗。

乐极生悲的吴法宪因打鸟炸飞3个手指,他痛定思痛,心情一直非常沉重,情绪很不好,总感到自己对不起组织,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四野的领导,回想自参军以来,经历了无数次的大小战斗,很侥幸,没有负过一次伤,这次由于胜利冲昏了头脑,尤其是职务的晋升太高兴,用枪打鸟,自己把自己的左手拇指给打掉了,真是无法向组织上交代。

其实,根本不用他自己交代,四野领导已经知道他违反纪律,上级已经通报全军,批评吴法宪用枪打鸟典型,使他的心情一直非常沉重,尤其是后来当上大官后,竟然有人写他的三个指头是因为与敌人作战时炸飞的,更是觉得羞愧无地自容,为此,写下这段对自己因打鸟炸飞手指的过程,也算是对为他歌功人写文章的一个回应吧。